新龙腾小说 > 军史小说 > 东厂与西厂 > 章节目录 东厂与西厂第26节

章节目录 东厂与西厂第26节

推荐阅读:一眸定君心:王后是只狐 作者:水荷(17kvip2013.7.10完结)英雄系列-修玛的传说金雕传说冰肌玉仙 作者:慕流苏(起点vip2013-03-07完结,修仙种田)成年于喀哈德幽灵列车龙血战神官网争锋只做情人不做妻特别邮票2

    这张椅子是用花梨木精雕细镂而成,扶手、靠背、踏脚等部位都镶着白金、黄金条,上嵌宝石,座位、靠椅衬以杏黄色绸缎,整张椅子是一件完美的工艺品,又是透着帝王气的豪华家具。云珠子留心看着背后面和底座连接处,果然有十三颗铜钉,晶光锃亮,熠熠生辉。

    云珠子问道:“这王椅,王爷可曾坐过?”

    “孤家退朝回来就座了,昨日、今日也都坐过,作为臣子,该当日日沐浴皇恩,方显出忠君之道。”

    “王爷坐在上面是否觉得有异样?”

    “没甚异样。”

    “王爷恕罪,贫道欲试坐一下。”

    云珠子坐上去,颠了颠,晃了晃,并无异样,牢如磐石。他站起来,又围着椅子转了一圈,伸手在第七颗铜钉上按了一下,坐上去右侧后面的那条椅腿无声地缩上去了约莫两寸,又接了一下,缩进去的椅腿重新伸了出来,恢复原状。

    乃王见了,目瞪口呆:“咦?!”

    “王爷看见了?”

    “这……这是什么……”乃王寻思皇帝设这个机关毫无意思,自己坐在上面,最多摔一跤罢了,又跌不死的。

    第三部分第52节 王椅之计(2)

    云珠子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王爷,您府上有比这张王椅还豪华富丽,还精致巧雅的椅子吗?”

    “没有。这是大内御制之物,美轮美奂,无与伦比的。”

    “那么,倘若哪天皇上驾临王府,您让不让皇上坐这张椅子?”

    乃王一怔之后,恍然大悟:“哦,原来如此!”

    “对!据贫道所知,皇帝近日将驾临王府,坐上这张王椅,必定闪失,那时,办王爷一个‘弑君之罪’恐怕还是可以的。三堂会审,法司论处,还有王爷的活命吗?”

    “原来这是一个圈套!”乃王大叫一声,瘫坐在王椅上,脸色惨白。

    “王爷息怒消忧!”

    乃王长叹一声,寻思怒是可以息的,可是这忧如何消呢?成化皇帝驾临,只好把王椅请他坐。西厂衙门肯定已安排坐探按这个机栝,即便不派,汪直以大内总管身份随侍在侧也是可以按的,皇上在上,谁敢直视龙颜?他做这个手脚自是无以察觉。皇帝一闪失,罪名就成立了。而且朝中百官也会相信这个罪名——前日皇上赏赐王椅时,都亲自一一坐过,并无差错,怎么到你乃王府上搁了几天便有这事儿了?真是有口难辩。又不能把王椅毁坏一一将皇上赏赐的物件损坏,照《大明律》规定,是犯了“欺君之罪”,也是可以杀头的!

    乃王喟然长叹:“唉——老天啊!叫孤家怎么办呢?”

    云珠子笑道:“王爷不必担忧。忧郁伤身,贵体保重!”

    乃王见云珠子若无其事,轻松自若,寻思这个道士必有化解之法,顿时萌生了希望,站起来,单膝跪下:“先生救我则个!”

    云珠子连忙闪避,摇着手道:“王爷这可使不得!快快起来,此事包在贫道身上就是了!”

    乃王这才站起来:“先生以何法救孤家?”

    云珠子闪烁其词:“贫道自今日起,就住在王府,皇帝驾临时,贫道自有计较!王爷尽可放心!”

    乃王见问不出要领,知道天机不可泄露,也便不再追问,唤来管家把王椅抬回客厅,又吩咐置酒款待云珠子师徒。

    当晚,乃王心中忐忑,一夜不曾安睡。

    次日上午,汪直进宫。到了养心殿门口,一个太监走上前来,打个千儿:“宗主爷!”

    汪直小声问道:“主子在里面?!”

    太监也小声回答:“皇上在东暖阁。”

    成化皇帝盘膝端坐在养心殿东暖阁的大炕上,正在看书。御炉里香烟袅袅,硕大的熏笼和鎏金珐琅鼎中炭火熊熊,把大殿烤得暖融融的。汪直一进去,立时觉得身上寒气一驱尽净。成化帝见汪直行礼,点点头道:“汪卿你来了,朕正要差人去唤你呢!”

    “万岁爷有何吩咐?”

    成化帝说:“朕久居宫中,甚觉闷烦,今个儿想出去走走,卿可换身衣服,随朕外出一行。”

    汪直知道成化皇帝等不及了,迫不及待想去乃王府制造“弑君之罪”了,这倒也正合他的心思,便说:“奴才遵旨!”

    汪直急匆匆去而复归,换了一套绅士装束。看成化帝,也已换上民间便装:穿着酱色湖绸四开气团花袍,脚下黑冲泥千层底鞋,上半身套一件青缎乌云镶边儿巴图鲁背心,汉玉坠子槟榔荷包系在玄色卧龙袋上一晃一晃,黑缎瓜皮帽上结着红绒顶子。

    成化帝走了两步问道:“卿看朕穿这身装束像什么样的人?”

    汪直笑道:“万岁爷恕罪!奴才看来,主子穿这身装束活像开钱庄的山西老财。”

    成化帝大笑:“哈!哈!如此看来,朕于化装也是有些道道的!”

    成化皇帝和汪直只带了几名侍卫,骑马出了神武门,向西,一路小跑,穿过部院街后胡同,又向北走了一程,便抵达乃王府。

    乃王府门子是皇宫里的老太监,和汪直相识,见汪直来,已然吃惊,待到见汪直亲自搀扶后面那人下马,眼睛便睁大了,定睛一看,认出是当今圣上,忙不及跪下。此人甚是警觉,因见皇上微服私行,便口称:“奴才叩见主子爷!”

    成化帝笑道:“此人倒是乖觉!起来吧。”

    汪直见成化皇帝喜欢,便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金瓜子赏给门子。

    皇帝驾到,自然不用通报。成化皇帝一行径自入内,穿过“二仪门”,见乃王正在侧边草坪上漫步。汪直咳嗽一声,乃王转身一看,唬得几乎魂不附体.慌忙奔上前来,冲成化皇帝行三跪六叩九拜的大礼。

    “皇上驾临,臣有失远迎,罪该万死!”

    成化帝微微一笑:“朕出宫微服私访,途经王府进来看一看。事出突然,王弟不知。不知者无罪,王弟何罪之有?平身吧!”

    乃王站起来:“皇上,请——”

    成化帝知道这一“请”肯定是去客厅坐王椅,他觉得一进府就来个“弑君之罪”,传出去使人觉得过于突然,便说:“王弟这座府邸,当初建造前朕还亲自看了图纸,只是竣工之后朕还未见识过。今日既来了,不如前前后后兜一兜吧。”

    乃王要吩咐下人去备轿,成化帝说:“不必!王弟这座府邸有多大,还要坐轿?朕在宫里,紫禁城那么大,也并不是时时坐轿,有时就走来走去,倒反觉利索。”

    当下,乃王陪着皇帝去后面花园里走了一圈,这才回到前面,步入客厅,成化帝一眼就看见了那张端放于厅堂正中的王椅,笑道:“这张椅子,在宫里朕看看觉得嫌小,在王弟这里倒是有点大的。”

    乃王说:“臣想此是屋宇缘故,宫内殿宇雄伟宽宏,臣府邸虽是高堂大屋,但终不能和宫殿相比,所以同样一张椅子,放在宫里看上去便小,放在臣府邸就大了。”

    成化帝点头道:“正是此故。”

    汪直一进客厅便往王椅右边去,站在那里,准备“护驾”。皇帝闪失一下已经不得了,若是真的跌一下,那么乃王的脑袋固然要落地,他汪直的是否保得住也难说,伴君如伴虎,官场中的现状就是如此残酷!

    成化帝走到王椅前款款而坐:“朕是第二次坐这张椅子了!”

    椅子稳如磐石,别说闪跌了,连晃都不曾晃一下!汪直心里“咯噔”一声,暗自咬牙切齿:秦弘梧这个混蛋,没有安排稳妥?或者是他汪直物色错了对象,不该选上云珠子那个叫花子徒弟?

    第三部分第53节 王椅之计(3)

    成化帝已经做好了闪失的准备,所以落座很轻。此时见王椅的机关没有发作,便调整重心,坐得着实一些,却仍无反应,他不禁恼火了,重重地咳嗽了一声。这一声咳嗽犹如一道措辞严厉的上谕,把汪直吓得脸色都变了。

    乃王佯装若无其事,说:“圣上赏赐的这张王椅,臣每天早、中、晚必在上面端坐一个时辰,领受皇恩,胸内感激之情每每油然而生。吾皇万岁!万万岁!”

    成化亲自出马,是来办乃王“弑君之罪”,想来个一了百了的,此时见机关失灵,心中窝着一股火,哪有心思和乃王闲聊?但也不能不说话,否则成何体统,只好有一句没一句的东扯西扯。那乃王心里有数,便小心翼翼地顺着话头应答,一个字也不敢豁边,惟恐降下杀身之祸。

    那汪直站在那里,初时头都大了,慢慢地定下神来,思忖道:这张椅子制作好后,工匠不知试了多少次,效果都是好的,方到我这里来交差,我自己少说也试了五六十次,万无一失才抬到皇上宫里去请万岁爷过目,怎的现在就失灵了?看来机关没有出毛病,是狗剩儿这个小兔崽子没有按机栝!好啊,小王八羔子,回头活剐了你!眼下如何?这个计策是我向万岁爷献的。为了实施,万岁爷折尊来乃王府,却未达到目的,龙颜震怒起来,我却如何应对?唔,得乘万岁爷在的当儿,设法把事儿办了!

    汪直想了几个法子,都找不到合适的弯腰按铜钉子机栝的借口。眼见得时间在过去,成化帝已经百无聊赖,跟乃王无话可谈了,汪直急得眼睛都发直了。就在这时,他的眼角余光忽然掠到了成化帝腰间拴着的汉玉坠于槟榔荷包,不禁一喜:有了!

    汪直转脸去看槟榔荷包,故意让眼神被皇上留意到。那成化帝弑乃王心切,心有灵犀一点通,竟马上领悟了汪直的心思。他又说了几句话,像是坐得不舒服似的,幅度很大地动着身子,故意把槟榔荷包掉在地下。

    汪直见了乐得真想原地蹦上几蹦,大叫三声“皇上万岁”,他强抑喜悦,说:“万岁爷坐稳了,奴才把荷包捡起来!”说着,蹲下身子,左手假装扶住椅背下部,乘机在第七颗铜钉上按了一下,却没按下,又狠按了一下,铜钉仍是未动,一瞬间,他惊奇得差点叫出来。这是咋搞的?这张设机关的王椅是他亲自指挥太监排列在大殿侧边,放好后还在上面试了试机括哩!送往乃王府的人又是司礼监亲信太监,出了紫禁城还有西厂坐探暗中尾随监视,惟恐有人知晓机密从中做手脚。这机括怎么按不下去?

    汪直鼻尖上沁出了细碎的汗珠,又接了一下,仍无反应。他终于死心了。捡个荷包要多长时间?总不能老是这么蹲下去,他只好捡起荷包,躬着腰双手奉上:“万岁爷!”

    成化帝在接槟榔荷包的时候,目光朝汪直瞥了一瞥,内中包含着诘问和责备。汪直心里却已经有了应对的主意,寻思此事处罚不到自己头上的。

    成化帝见机关没有发作,自己再坐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便站起来:“天色不早了,朕还有许多奏折要批阅,回宫去吧!”

    乃王躬身道:“皇上侍卫太少,臣护圣驾回宫。”

    “不必!朕本是微服察访,不能多带侍卫。喝,别看只有这几个侍卫,都是从千军万马中挑选出来的,以一抵十不在话下!”

    乃王送成化帝出去。走过“二仪门”时,成化帝说:“王弟今后闲着无事,尽可来宫里走走,与朕聊聊。朕与王弟虽非同母所生,却总是弟兄,手足之情总是常在的!”

    乃王说:“臣遵旨!”

    “就送到此地吧!朕是微服私访,王弟如若送出大门,必被人察觉,反倒不便了。”

    于是,乃王就地跪下,行了三跪六叩九拜之大礼,就跪在那里,目送皇帝一行出了大门,拐了弯,这才站起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周身大汗淋淋,已经把内衣全沾湿了,一阵风吹来。禁不住连打了几个寒战。但他心中却极是轻松,如释重负地吁出了一口长长的浊气——“嗬——”

    “王爷!”

    乃王转脸一看,是云珠子,也不知他是几时走过来,从什么地方走过来的。乃王连忙作揖:“多谢先生救了孤家!”

    “哈哈,贫道说过请王爷不必忧虑,贫道自有计较的。”

    乃王抑制不住好奇心,忍不住打听道:“先生施展了何种法

    术,竟使大内工匠制作的机关失灵?”

    云珠子说:“昨晚子时,贫道以‘道家搬运术’把王爷那张

    椅子与夹马胡同智王府上的那张对换了一下。”

    “啊!”乃王瞠目结舌,“昨晚子时,孤家正和你在下棋……”

    “边下棋边施法术,这又何妨?”

    “先生真是活神仙啊!”

    乃王和云珠子说这些话的当儿,汪

本文网址:https://www.wbbra.com/xs/1/1411/3999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wbbra.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