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龙腾小说 > 军史小说 > 东厂与西厂 > 章节目录 东厂与西厂第22节

章节目录 东厂与西厂第22节

推荐阅读:一眸定君心:王后是只狐 作者:水荷(17kvip2013.7.10完结)英雄系列-修玛的传说金雕传说冰肌玉仙 作者:慕流苏(起点vip2013-03-07完结,修仙种田)成年于喀哈德幽灵列车龙血战神官网争锋只做情人不做妻特别邮票2

    媸怯锌谀驯纾缓檬直磺芰恕!   ?br />

    当下,乃王心里明白,表面上却装糊涂,伸出手去虚扶秦弘梧:“秦千户,请起!”

    秦弘梧站起来,心里急得要命,却不得不站着不动——朝廷规定的礼节,命官见皇帝国戚,官小一级,不奉命不准擅自告辞。

    乃王问:“秦千户忙呐?”

    “奴才……不忙。”想了想,又解释道:“奴才有桩案子,弄不明白,想去兵马司衙门请教江军门,不巧江军门不在,奴才就在这里喝一会儿茶等着。”

    乃王冷笑道:“嘿嘿,朝廷莫非改了礼节章法了——以秦千户一个四品官去拜见江军门这么一个二品大员,竟不用穿官服了?”

    秦弘梧的谎话被戳穿了,脸面红得发紫:“王爷,这个……奴才……这个……”

    乃王没等他“这个”出来,冷笑着上楼去,朝迎上来的跑堂大声吩咐:“沏一壶上等碧螺春,花生、黑白瓜子、香榧子各一碟!”

    “是!爷请坐!”

    ……

    第三部分第44节 “蛇乘龙”:天象警告(1)

    汪直在西厂衙门坐等秦弘梧凯旋,却不料等到的是乃王踅出王府,保镖擒住温格尔汗的消息!

    汪直一下子急了,脸先是煞白,跟着又青又黄,就像一个没熟透的苹果,好一会儿,这个苹果才熟了,红得透紫,大声道:“温格尔汗人呢?在兵马司衙门?”

    这是汪直第一个担心的问题,温格尔汗此时肯定已经意识到事儿蹊跷,而兵马司指挥使江会德又是个极认真的官儿,事必躬亲,闻报必定要亲自升堂审问,这一问,温格尔汗准得将事情一五一十和盘托出。这样,成化皇帝的秘笈差不多已是“诏告天下”了!

    秦弘梧说:“禀厂公爷,卑职觉得这事儿不对劲,也不向厂公爷禀报了,自作主张下令让手下人把温格尔汗抢了过来。”

    汪直松了一口气,拭拭鼻尖上泌出的汗珠:“你做得对!本督回头要重重赏你。唔,是从兵马司衙门里面把温格尔汗抢出来的?”如果是这样,汪直还要准备应付江会德的责问哩。

    “不是的。卑职命令二十名便衣厂役守在乃王府和兵马司衙门的过道间,待乃王府家人押着温格尔汗走过时,一拥而上,抢了过来。他们被打伤了三个人,我们这边有四个厂役受了伤。”

    “唔!”汪直点点头,“受伤的厂役,每人赏他十两银子。”

    “是”

    “把温格尔汗绑住手脚,堵住嘴巴,关进西厂大牢,严加看守!”

    “遵命!”

    “那些牢官狱卒,本督信不过,派毕显世带十二个心腹厂役去,轮班看守。告诉毕显世,温格尔汗平安,他也平安;温格尔汗如若死在牢中,不管是如何死的,斩他的头;温格尔汗如若越狱脱逃,则将他姓毕的凌迟处死!另外,你也须坐镇西厂衙门,不得回府,昼夜十二个时辰每个时辰去大牢巡查一次。”

    “卑职遵命!”

    “你去吧。”

    秦弘梧走后,汪直在值事房里走来走去,愁眉不展。按规矩,此事不管成功还是失败,应当像边关传来的“八百里加急”军情奏折一样,马上得进宫去禀报成化皇帝。但是,汪直却不急于进宫,他要想一想,应当如何禀报万岁爷,如何应答万岁爷的诘问。汪直在宫中待了这么些年,深知“伴君如伴虎”之险,一桩事处置得不妥,一句话说得过了头,都有可能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

    首先,成化皇帝肯定要追问乃王不上钩的原因。乃王为何不上钩,汪直自己也不知道,但估计是出于小心谨慎而不是事先已经得到消息。根据监视乃王府的西厂密探禀报,乃王自迁归王府以后,除了去过一次西山白玉寺还愿烧香,从此未出过大门,也未曾会过一个客人,这说明他极小心极谨慎。另据秦弘梧禀报,今日温格尔汗上门时,监视乃王府后门的密探发现门子曾两次进去禀报过。汪直据此而判断乃王并非事先得到消息了,否则,门子一禀报他就要出走了。

    其次成化皇帝还要追究这次行动失利的责任。其实,万岁爷明白了上述情由,自是心知肚明:此事无责任可追究,因为自汪直以下,没有哪个人失职。不过,这个计划是成化皇帝亲自制定的,如若不追究,会显得皇帝缺乏“神机妙算”,刚愎自用的万岁爷一定要追究的。这样,汪直就自己出面承担顶下,“为君分忧”,让万岁爷乐一乐。

    第三,成化皇帝还会垂询如何处置温格尔汗。此事干系很大,汪直鉴于正统年间大内总管王振的前车之鉴,觉得不能径直献计,否则为这个瓦剌使者如若真的爆发一场战争,而且恰恰又是大明吃了败仗,皇上翻脸不认人,吃苦头的肯定是自己。他可以奏上几个方案,让万岁爷自己选择。

    最后,成化皇帝对此次行动失利必是极不甘心,而万岁爷自己又想不出什么新的主意,那就会垂询如何将乃王“合法诛除”,这也要有一个良方妙策奉奏上去。

    汪直想了足有两个时辰,方把各个方面都想得妥妥帖帖。这时天色已黑,汪直觉得腹中“咕咕”如鼓鸣,想吩咐厨子弄一桌酒席来,却又惦着进宫,万岁爷若是睡了,再把他请起来恐怕就不妥了。他想了想,吩咐备轿,让小太监拿了盒糕点来,就在轿里一边颠一边吃,吃到西华门,正好把一盒糕点全装进肚里。

    此刻,宫门早已下钥。按照规矩,宫门一旦下钥,如要开锁,必须奏请皇帝本人准予方可实施。所有官员,即便是顾命王巨、钦命首辅,除非皇帝有特许,即使你递牌子请见也一概拒绝。如果官员有十万火急的大事必须急报,倒也有一条通道——就在西华门外击登闻鼓,撞景阳钟,逼请皇帝夤夜召见。但这样一来,奏请者自己已犯下了“惊驾之罪”,即使所奏所告是实,也要流徙三千里,军前效力。不过,这个规矩难不倒汪直,这倒不是他是大内总管——各宫门守卫军队不属司礼监衙门管辖,但他早已把守卫军队的指挥使奏准皇上换成了自己的心腹,所以轿队临近,已有军士上前来行礼:

    “奴才叩见宗主爷!”

    汪直下了轿,按照规矩步行走近西华门:“今晚是哪位指挥值勤?”

    一位军官从值勤房走出来,打了个千儿:“宗主爷,是下官孟勤雄当值!”

    “本督奉旨出宫办事,回来晚了些,因要回禀主子,烦请开一下宫门。”

    “是,宗主爷请稍候。”

    军官一声令下,里面的把门军士唤起掌钥太监,打开宫门,让汪直入内。

    此刻,成化皇帝尚未就寝,正在乾清宫的一间偏殿里批阅奏章。桌上掌着一对婴儿胳膊粗的蜡烛,微微跳动的烛光照着玉砚笔墨并一套茶具。成化帝微伏上身,正借着烛光阅读一份军机处下午奏呈的六百里加急奏折:

    臣四川巡抚司马继善,为弹劾四川布政使贺直惕收兑银两,冒支贪贿事跪奏——

    ……

    成化帝细细读了正文,稍一沉思,提起毛笔,写下了一行蝇头小楷——

    着发往各行省。即着史部侍郎宋景滢前往查核,即会同在川巡查军务之钦差大臣高承乐审理此案。

    成化帝写到这里,觉得喉咙口痒痒,咳了几声,随侍小太监连忙奉上热茶,他呷了几口,还待要写,却觉得文思蹇涩,手颤心摇,一个不当心,铜钱大一滴朱汁滴在奏折上,遂扔下毛笔,站了起来。就在这当儿,汪直走了进来。

    “奴才叩见万岁爷!”

    成化帝望着汪直:“温格尔汗之事,实施如何?”

    “禀万岁爷,云珠子奉奴才之遣,去刑部大牢请神驱鬼,神仙庇佑,已把温格尔汗救出大牢。所遣替身已被灌了药酒,本是哑巴,又已丧失神志,明日会审时定无纰漏。”

    第三部分第45节 “蛇乘龙”:天象警告(2)

    成化帝听说温格尔汗已经脱险,脸上露出欣慰的神情,又问:“卿现将温格尔汗置于何处?”

    汪直双膝跪下,磕着头道:“万岁爷,奴才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成化帝的心往下一沉,脸上的欣慰之意顿时烟消云散,在椅子上坐下,皱着眉头道:“怎么回事?你站起来说。”

    汪直站起来,躬身奏道:“禀万岁爷,奴才命底下人将温格尔汗救出后,即去乃王府周围设伏。云珠子依照奴才的吩咐,让温格尔汗去乃王府执行公干。不料乃王不知怎的似有警觉,闻听下人禀报温格尔汗前往,他竟离府出走了!”

    “哦!”成化帝瞪大了眼睛,此情显然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稍一沉思,他用手指关节轻轻地叩着桌子,缓缓开腔道:“这显然是西厂衙门中有人事先漏了这个重大机密!”

    “万岁爷,奴才起初也是这么想。不过,后来听了下人禀报了种种细节,却又觉得一时难以定夺。奴才这就禀上,万岁爷才思敏捷,一听就能辨别定夺的。”汪直遂把进宫之前想好的第一部分话语说了一遍。

    成化帝听了,沉吟道:“如此看来,乃王心中早有所防,否则,怎么如此警觉?”

    汪直说:“万岁爷说的极是,原先依奴才所想,乃王听说有人求见,必定是请入府中,那时奴才手下的厂卫人马冲进去,一举擒下,就可以做文章了。不料这乃王却是已有警觉,甚有见地,自己出走,却让下手把温格尔汗绑送江军门处。幸亏厂卫及时把人抢了回来,否则此事就给乃王捅出个漏子来了!”

    汪直说的似乎漫不经心,成化帝听了却是十分恼火,一拳头砸在桌上:“呸!好一个乃王!”

    “万岁爷息怒!为一个乃王龙颜大怒,伤了龙体,实在是犯不着的。”

    成化帝端杯喝茶,静思默想了一会儿,说:“卿还站着?赐座!”

    “奴才叩谢万岁爷!”汪直心中窃喜,这意味着成化皇帝已经消气了,连自己预先想过的“追究”一节也不会发作了。

    果然,成化帝问道:“卿以为该如何处置温格尔汗?”

    汪直按照事先想好的思路回答道:“温格尔汗现被奴才作为要犯囚于西厂大牢中,虽已着精干厂役昼夜伴守,但久押终不是个法子。以奴才愚见,对其处置不外乎三个办法。”

    “哪三个办法?奏于朕前!”

    “万岁爷,第一个法子是把温格尔汗密裁了,还把云珠子和他那个小叫花徒儿也一并处死,这样可保此事永不泄露,因为此事除了这三人,便只有奴才最清楚,而奴才是万岁爷的一条狗,万岁爷让叫,奴才才叫;万岁爷不让叫,奴才绝不会叫的!至于,奴才手下这些人,都只知一二,离十分相差甚远,既不敢泄露,也不怕他们泄出去。哪个敢吭半个字,奴才要杀他全家人。”

    “第二个法子是把温格尔汗开释了。当然不是公开开释,而是把他蒙了口眼,坐上一辆密篷马车,派一百名厂卫押了上路。一路上避开众人眼目,昼停夜行,径往边关,开了关门,把他撵出去就是了。”

    “第三个法子是照第二个法子把温格尔汗开释,然后随便从西厂牢里找一个与温格尔汗容貌稍像的囚徒,以‘擅闯王府,图谋不轨’为罪名,押往菜市口公开处斩。然后由奴才上一道疏本奏请万岁爷准予恩赏乃王府家人。这样做,可以堵住外间可能会出现的胡言乱语。”

    成化帝一边听,一边眨巴着眼睛想着,待汪直说完,便开腔道:“密裁温格尔汗,不合仁慈之道。有违天意,朕于心不忍,温格尔汗何罪之有?况且如若将其处置了,瓦剌国必不甘休,恐生兵火之祸也难说。至于云珠子师徒,现今处于西厂监控之下,不离京城尚可延缓处置,若擅离京城,西厂不必奏明即可拿办,予以密裁。这等妖道,挟技惑世,即便不卷入此事,朕也要降旨拿办的!

    “朕思‘两国相交,不斩来使’,故宜将温格尔汗开释,离京之后,尽除戒具,以礼宾待之,礼送出境。另外,温格尔汗来是带了礼物的,来而不往非礼也,若让他两手空空回去,倒显得大明小气了,故卿可备一份厚礼,无非是他那瓦剌国短缺稀罕之物,茶叶、药材、布匹、盐巴、生铁之类,送他几十车。另备丝绸三十匹、黄金百两、玉如意一双、御酒二坛,以朝廷名义赠予温格尔汗,也难为他千里迢迢来这么一趟。出境之前,着护送军将跟他讲清楚:因乃王突患重病。故不能洽谈缔约之事;待乃王痊愈后,将亲自出使瓦剌缔结和约。

    “朕闻卿奏,温格尔?

本文网址:https://www.wbbra.com/xs/1/1411/39999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wbbra.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