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龙腾小说 > 玄幻小说 > 七曜 > 章节目录 第五卷 秦国上卿第十六章 谈判达成

章节目录 第五卷 秦国上卿第十六章 谈判达成

推荐阅读:艳遇传说飞来艳福享受人生花香满园女人官梯:小科员升迁记官场危情:我与美女领导醉枕香江都市之浩然正气婚姻反击战最强邪医

    看宰父淳叼着烟卷儿一副讨价还价的样子,徐乐也有点拿他没法子。这大祭酒给徐乐的感觉就像是学校里面关系不错能开几句黄腔的中年教授一样。

    只有那件袖着八道金线的白袍,还有这座充满了奇幻色彩的帐篷,才提醒徐乐现在是身在东华。而自己正处于穿越以来最混乱,东华各方势力最初开始展露他们爪牙的时候。

    确切的说,在得知了今天这么多秘辛之后,对于东华各方势力的诉求,徐乐一点都不关心,也完全不在意。可是偏偏自己在双鹰关做出了这么一番惊天动地的事情,又正好发生在强赵崛起,就要引发东华巨大变动的前夜!

    难道真如国师所说,每一个破空之人出现,都是应东华劫数而来?

    徐乐最关心的,还是自己这群人的安全,了不起再捏着鼻子背着柳小眉承认,自己也挺关心罗睺七这小丫头安危的。就是如史乌居史豹史瑶他们几个,都还要差了一层。

    对于这些东华强大势力之间的各种风云变幻,各种勾心斗角甚至大打出手的狗血剧,半点搀和的意思都没有。可是现在各方势力偏偏盯上了自己,仿佛自己就是戎岐之西东华大局变动的关键似的。可是天知道自己哪里想当这个关键,恨不得当个缩头乌龟,谁也不招惹,安安稳稳的找到回家的办法!

    当欲求当东华小透明而不得的时候,就必须得应酬好各方面势力。包括这个远从魏国而来的大祭酒宰父淳。还有现在与宰父淳站在一处的那位国师,他手中的日曜真源碎片。是现在自己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

    所以什么三句话说服不了自己然后就杀出去之类的狠话,也不过就是自涨气势而已。云台宗现在与罗睺国师连成一气,不管他们提出什么要求,自己还真的尽力敷衍一番。

    正在徐乐无奈的胡思乱想的时候,宰父淳却突然神色一肃。

    原来那个很有点书卷气,很有点好脾气,还有点世故随和的形象,突然间。就变成上位者全然的威压。

    这是在东华大魏掌云台宗最重要的大梁明堂副大祭酒,一声号令,能调动近千术者,能驱使上千洗髓之阶武者如奴仆,可以调动数万魏国神霄军听己号令,在云台宗圣山长老联席会议也有一席之地的东华绝对高端存在的威压!

    “既然你要我用三句话就说服你,那么我就说三个原因。”

    “第一。你是破空之人的身份,罗睺国师知道,我也知道,所以我们才会一起来秦国这个荒僻地方走一趟。只要你愿意为云台宗效力,我便不让云台宗更多的人知道。这样你觉得如何?”

    “第二,没有大魏和我云台宗助力。哪怕就是你统和了这个残破已极的秦国的力量,也不会在强赵面前有半点生存下来的机会,难道你就这么急着死?”

    “第三,日曜真源本体之一,在熔京地宫。虽然随着华翔当年同沉,可我也是杀入熔京地宫的当事人之一。你想找到日曜真源本体。我可以给你一二指点。这个原因,够不够分量?”

    徐乐神色不动,看着突然严肃下来的宰父淳,针锋相对的反问:“你怎么知道我是破空之人?”

    这是一个要紧问题,国师知道自己是破空之人,因为他们罗睺经营了这么久的日曜真源炼阵,前华翔后自己都是他们用日曜真源炼阵拉过来的,再加上早早放了一个小间谍罗睺七在自己这帮人身边,自然连自己在东华这些日子穿什么颜色的内裤都知道。

    可这宰父淳,怎么又知道自己是破空之人?

    再说得深一点,自己这个破空之人的身份,东华如许多的势力,到底对破空之人是什么样的个态度?是不是遇见每个气运逆天的破空之人,都要如十几年前一样,纠集五国联军,罗睺计都联手,要杀之而后快?

    宰父淳冷笑一声:“罗睺从来都是在摆弄他们的大周复国之梦,一点心思,都寄托在这日曜真源炼阵上面。突然冒出你这么个人物,又能重启周穆王留下的七曜大阵,我还能不知道你的身份?而且我和华翔当年那么好的关系,你们破空之人身上的味道,闻一下就知道了,还能瞒住谁?老实告诉你,云台宗遣我而来,就是想我回一句话,你到底是可用的罗睺久矣在戎岐之西经营的助力,还是另外一个罗睺折腾出来的破空之人!”

    徐乐轻轻道:“我要是破空之人云台宗会怎么样?”

    宰父淳仍然冷笑,一摆手道:“除之而后快。大周崩溃之后,东华只是东华人的地方,只是云台宗掌控的地方,再不需要一个气运独强的破空之人,来将这大局改变!不过你放心,只要我说了将你这个秘密掩藏住,云台宗就不会有人再追查下去!”

    徐乐板着脸又追问了一句:“罗睺希望来一个破空之人,逆天改运,重兴大周。云台宗看到每一个破空之人都要除之而后快。那么计都一方,又是什么样的打算?”

    宰父淳轻轻叹息一声,语声悠长:“计都从摩刃手中发展壮大之后,都是一群疯子。十三王子之乱,若不是摩刃暗中支持这些王子发展壮大,如何能有这一场祸乱全东华的战事?摩刃终究还和穆王有点情分,最终收手。可计都从此也就失去控制了…………

    …………他们和罗睺和云台宗都不一样,他们只觉得东华太小,他们只觉得为什么只有东华被一个又一个的破空之人搅动?他们还想要破空之人所来的那个世界!几百年来,云台宗一方面压着罗睺这点可怜的复国梦想。一边和计都之人争斗。直到计都终于等来了姚烈这个疯子霸者…………”

    还有几句话,给宰父淳藏在了心底。

    几百年来。云台宗虽然固步自封,自高自大。可是云台宗仍然维持住了东华大体的平静。可是在几百年之后,随着云台宗自己的日渐腐朽崩坏,这东华局势,已经不是云台宗能压下的了。计都这个藏在暗处的庞大势力,与姚烈这个疯子的结合。甚至已经危及到了云台宗的生存!

    可惜圣山之上那些人,仍然自高自大。宗主也常年闭关不出,放手不理事。而少宗主年少气盛。目空一切。仿佛云台宗还是当年的庞然大物!

    只有十五年前在熔京之乱当中真正打了几场苦战的,以自己为首的云台宗寥寥数人,才明白现在的危局。强赵崛起,也许就是云台宗灭亡的开始!

    所以在宰父淳的竭力奔走下,云台宗才勉为其难的接纳了罗睺残部与之效力——其中还有少宗主的部分原因。在得知罗睺国师也许又经营出一个新的破空之人以后,宰父淳才马上就带上罗睺国师,来与徐乐这股势力联络——当然打着的是联络罗睺在秦国布下的棋子势力的旗号。

    可笑这个从来都将破空之人视为东华最大威胁的云台宗。在几百年之后,已经堕落到了只有自己这寥寥几个人才关心能开启双鹰关七曜大阵的人到底是不是新的破空之人!

    云台宗上下,已经糊涂朽裂到了这般程度。让宰父淳这寥寥几个清醒的人,才不得不想到借重破空之人的超强气运,看能不能挽回强赵与计都联合之下的空前危局!

    宰父淳在那儿暗自郁郁。而徐乐却在心底喘了一口大气。

    原因无他,来到东华这么久。徐乐终于有豁然开朗的感觉。终于将东华大局的脉络摸清楚了。终于明白了自己作为一个破空之人,身处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当中!

    云台宗所代表的大魏,是东华大周崩溃之后的主导者。拒绝一切改变现状的举动。不管是破空之人的出现,还是强赵与计都联合之后形成的庞大威胁。

    罗睺,是一帮想借助大周遗泽日曜真源。恢复以前荣光的遗老遗少。

    至于强赵和计都,是新生势力。挑战着云台宗主导的东华格局。计都则纯粹就是疯子,他们同样也想掌握着日曜真源,但是他们所求和罗睺正是相反。罗睺是要将破空之人拉来东华,复兴大周。而计都则是想将破空之人所在的世界,也变成东华一般的地方,是他们计都的游乐场!

    至于其他国家,则在大局中随波逐流。齐国是专心金融,专心赚钱,在任何时候只要依附强者就足够了。韩国已经名存实亡,现在还被魏国军管着。燕国则是兽蛮人归化而来,东华治乱,和这些兽蛮人关系不大,说不定还盼着越乱越好,兽蛮大军,就可以一展他们当年无数次威胁东华腹地的威风。

    至于秦国,已经将自己弄残了。秦国国侯所掌握的力量,已经衰微得提不上筷子。国侯一脉,拼命找着能苟延残喘下去的任何可能,甚至嫣侯女都找上了自己这个暴发户,想要联姻的方式将自己这股并不算得多强大的势力收为己用,然后等待着将来东华惊涛骇浪的到来。

    而秦国两大实力派,河阳君已经早就是赵国的助力。而史家其实也只是靠着史乌居的超强实力和领导魅力在苦苦支撑,竭力撑着秦国作为一个国家的场面。至于咸城南宫家之类的势力,徐乐可以拍胸脯担保,秦国崩溃灭亡了,南宫家老狐狸连眉毛都不会皱一下。

    还有一个楚国,则是僻处南泽,久矣与东华腹地断了交通联络。甚至有人怀疑,藏在茫茫南泽深处的楚国,是不是到底还存在着。

    任何时候,做出决断,都需要足够的情报支撑。徐乐现在从一个死大学生已经初步变为东华的一个上位者存在。要为自己的兄弟,为自己的爱人,为自己手下效力之人负责。

    更要为自己回到原来世界,重见父母而拼命努力。

    在即将到来的乱局之前,自己必须要做出依附与哪一方的决断!什么凭借双鹰关自立自强之类的。简直就是废话。勉强而侥幸的打赢了柔然三大王帐联军,徐乐还没自高自大到那一步。

    这些时日。徐乐一直在搜集着相关资讯,了解情报。作为一个才来到东华世界没有多长时间的人,面对着已经有了数千年传承的东华世界,有的时候各种资讯情报实在有让自己无从下手分析,最后做出决断的感觉。

    今日这一趟,总算是没来错。虽然有各种被人利用被人当顶在最前面炮灰的感觉。可是总算是弄清了东华即将到来的动荡大局到底是怎么回事。

    强赵和计都联合的势力,只能是自己的敌人。自己决不能落在强赵和计都手中。想到让计都那帮疯子能掌握日曜真源在地球和东华之间来去自如,徐乐就觉得头皮发麻。自己可不能当地球奸的说!

    既然这样。只能站在云台宗和罗睺一方,顶在第一线对付强赵和计都联合的这股庞大势力了。真是想想都觉得任务艰巨。

    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实力,还远远不够!

    帐幕当中,安安静静,徐乐与宰父淳一时间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两根烟卷,慢慢烧到了尽头。

    最后还是徐乐咳嗽一声,摊摊手道:“给你三句话说服我。你真说服我了。好,我给你们云台宗卖命。这趟跑过来,肯定是要我做什么的——你说吧!”

    宰父淳哦了一声,仿佛还在自己思绪里面也似。顿了一下才展颜一笑,将烟头在一个水晶烟灰缸里面拧熄了,两根有点黄的手指头点点徐乐:“你小子。非要我把这些话说得这么明白才听话,大家互相会心有什么不好?说实在的,华翔是你的前辈,我和华翔交好,你也得叫我一声叔叔才是。一点也不敬老尊贤!”

    徐乐撇撇嘴。这宰父淳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和穿越前辈华翔打交道久了,说话做事的风格真是东华味道甚淡。地球味道甚浓。弄得自己还真有点不习惯。

    宰父淳似乎烟瘾不小,才掐了又摸出烟盒叼上一根,还给徐乐让烟这次徐乐却坚决挡了。

    “要你做的事情,其实不就是你现在做的么?独立双鹰关,挡住强赵南下之途。让他们不能从西绝关涌入戎岐以东!也只要你做这些而已,至于东华腹地北面燕侯那儿,自然就是云台宗自己料理,犯不着用你这点可怜的力量。”

    徐乐顿时打蛇随棍上,七情上脸哭穷叫苦,一副求教授在分数上抬抬手的模样:“你也知道我这点力量可怜啊!对着这么个强赵,这个计都。我就一座双鹰关!除了一座时灵时不灵的七曜大阵,剩下就是一帮山民,空荡荡的仓库。要人没人,要钱没钱!要是挡不久,你可别怪我!”

    宰父淳冷哼一声:“要支援,我从大梁明堂调数百术者来,你敢要么?”

    这句话打中了徐乐七寸,虽然宰父淳信誓旦旦的保证,他不会将徐乐破空之人的身份吐露出来。可徐乐怎么敢将自己的安危寄托在宰父淳一个人的保证上?

    云台宗可也是破空之人的死敌!

    几百云台宗术者过来,突然翻脸接收了整个双鹰关,然后将自己这帮人捆起来,剁吧剁吧做了包子馅儿。自己找谁哭去?

    哪怕就是现在,徐乐也是绷着全身真元,随时准备大打出手,从这个云台宗的营地杀出去!

    宰父淳在烟雾中眯着眼睛看徐乐不说话了,一副冷笑模样。

    其实宰父淳也无法调几百术者到双鹰关去。虽然他是大梁明堂副大祭酒,位高权重。可他一向清高,并不是在魏国有实封的实力派。算是云台宗这个宗教政治实体中走技术官僚路线一路爬上来的。没有实封,就没有私兵,没有自己封地中豢养的术者。大梁明堂数千术者,都尊他为师。可调这些出身名门的术者来鸟不拉屎的秦国双鹰关效力苦战,他如何能有这么大的本事?

    这一趟带着几十个心腹学生走一趟巴蛇小道来与徐乐会面,已经是让这些一向养尊处优的术者们叫苦连天了。

    徐乐沉默少顷,脸色又苦了下来:“那其他的总得支援一些吧?”

    宰父淳摆摆手:“钱粮兵甲。可以给你一点。但你也不要指望有多少…………你身边就有好大的金山,不抓紧时间去统合这些力量在手中。却跟我讨价还价。破空之人,什么时候这般没出息了?”

    徐乐脸色微微沉了下来:“好大的金山?”

    自己已经隐隐猜到,这位宰父淳大祭酒要说什么。

    怎么从嫣侯女到罗睺国师,再到宰父淳,人人都在怂恿自己对河阳君赶紧动手?

    自己虽然和柔然三大王帐狠狠打了一仗,可毕竟和强赵还没有完全撕破脸。对方的注意力也没有落在自己身上。

    根据自己所知,强赵杀入东华腹地的道路有两条。一条就是打破双鹰关,席卷整个秦国。然后直逼西绝关之前。过了西绝关,便是一马平川的东华腹地,直面占据着东华最肥沃最膏腴所在的魏国。

    另外一条路,便是直接向西,在茫茫草原上席卷燕侯之国,收兽蛮人为己用。然后转而向南,杀向东华腹地。

    还有巴蛇小道这种山间蜿蜒曲折的道路。并不能支撑大军的运转。

    强赵到底将主力放在哪条路上,这是说不准的事情。不过相对而言,秦国之中,还有河阳君在,说不定强赵还打着用河阳君这个棋子掌握整个秦国的主意,并不会将主力放在这一路。可是自己要是狗屎运爆发。真的将河阳君势力击垮了。说不定赵人注意力就完全转向了自己,要先将双鹰关毁灭而后快!

    为人所用,果然不是一件轻松容易的事情。真的是被别人当成牺牲品在使用啊!

    宰父淳打的主意,正是这个。将强赵主力转向秦国方向,走西绝关一路。

    西绝关天险。绝不在双鹰关之下。而且西绝关的守备力量,可不是徐乐这点可怜力量所能比拟!在那儿与赵人强者还有无尽大军会战。也算是有了相当依托。

    而强赵走燕侯之国这一路,是云台宗最为担心的。燕侯之国那些兽蛮人,唯力是视。要是被强赵压服,茫茫草原数百部落组成的燕侯之国与强赵河流。则云台宗真是赢的机会渺茫。东华腹地,又要遭遇一场不下于十三王子之乱的浩劫!

    按照常理而言,不管怎么样,赵人主攻方向,应该是燕侯之国一路。可是也许凭借破空之人的超强气运,能改变这场浩劫的命运?

    聪明练达如宰父淳这等人物,居然也将希望寄托在了这点虚无缥缈的事情上面。

    可笑圣山之人,仍然不将如此危机当一回事。居然还在商议少宗主大婚之事的礼仪流程。更可笑的是,这礼仪流程的商议,也许就要耗费这些圣山之上老不死一两年的时间!

    在各自心中,徐乐与宰父淳不约而同的沉重长叹了一口气。

    宰父淳强打精神,仍然一副老师的派头夹着烟卷儿点着徐乐:“河阳君为强赵内应,作用数十万子民,更有金矿银山,更有四海商社为其奔走。河阳君那点武力,比起史家都是不如。不过凭借着强赵为后盾,才在秦国内无人敢于招惹。你与史家关系听闻甚是不错。史家家主史乌居,更是我在秦国难得看得上的唯一一个强者。为何不联手史家,将河阳君势力收入掌中?然后再挟此威势,回转岐阳,将秦侯这点仅存的残破势力也统和在手中!然后背靠秦国一国之力,再凭借双鹰关天险,还有那什么穆王七曜大阵,如何不能在强赵面前支撑下来?你真的要我手把手的教你么?亏你还是破空之人!”

    徐乐面沉如水,淡淡道:“你真信我这点实力,能摧破河阳君,更能掌握这个传承数百年的秦侯一脉?”

    宰父淳冷笑一声:“因为你是破空之人。”

    徐乐无语。

    宰父淳仍然在冷笑,又加了一句:“你也没得选择。顺便再告诉你,当年那穷兵黩武,最后兵败千海原的秦侯,对日曜真源也不是没有想法,据说当时就劫了一个华翔的女儿在军中,也不知道下落如何了。要是秦国还有以前实力,那秦侯不早早亡于千海原,你这破空之人出现在秦国,还能安稳的活到现在?”

    原来史瑶的来历在这儿?史家老头子嘴可真够紧的!什么从柔然人手中得来,都是假的吧?亏他能将史乌居都瞒住了!

    徐乐烦躁的胡思乱想着。

    不过自己也知道,自己没得选择。

    而壮大实力,也是自己渴求的事情。所有人都靠不住,在这东华,只有掌握在手中的实力,才是自己能活着回家的最大依靠!

    也许自己这破空之人,真的有改变东华气运的天赋技能。自己出现在秦国,而这场大变局的开端,也就是在秦国!

    这场谈判,到现在为止,也该落幕了。

    从今开始,就是一连串的血火厮杀。

本文网址:https://www.wbbra.com/xs/1/1126/33173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wbbra.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