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龙腾小说 > 玄幻小说 > 师士传说 (全本) > 章节目录 师士传说 (全本)第288节

章节目录 师士传说 (全本)第288节

推荐阅读:谈鼠色变 作者:谷草(晋江2012-08-27完结)重生女配修真记 作者:亡洛(晋江vip2014-07-08完结)你好,地球人 作者:年影(晋江vip2012-9-16完结,异能,女强)5918-梦回大清·恍然如梦:穿越时空的爱情六道仙尊 作者:云霆飞(17kvip2013.12.08完结)穿越启示录法医重生之复仇千金 作者:啊坠(潇湘2013.4.28完结,复仇,励志)全息网游之官妞 作者:日暮归西(起点vip2013.7.02完结,1v1)独宠萌妃+番外 作者:鱼爷殿下(潇湘vip2014-08-30正文完结)末世?大富翁4! 作者:百优姐(晋江vip2012-09-07完结,随身空间)

    想了想,叶重坦然道:“这我并不能保证。”对方的诚意,他能感觉的出来,但是前往五月夜岭的事没有完成之前,他也无法确定任何行程。

    对方的提议,他并没有反驳。对方的实力远比自己强大,弱肉强食本就是整个世界最基本的法则。对于自由星区这种更为直接更为赤裸的规则,叶重反而更为适应。他可以选择一定程度的妥协,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对方比他更强大。在绝大多数时候,叶重都是唯实力论者。

    凤夙在心下暗骂这个少年简直是笨蛋,现在答应了,不就什么事也没有吗,居然说无法保证,这太愚蠢了!

    然而,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听到叶重这句话,流胜五人反而相视大笑,每个人都露出几分欣赏的神情。

    西斯科压抑的声音此时却说不出的爽朗:“哈哈,不错不错!你是第一个这么坦诚的人!我喜欢。不像有些人,以为撒个谎就可以把我们骗过去。这种人,嘿嘿,我们已经不知道杀了几个。”西斯科最后一句看似毫不在意的话,狰狞逼人!

    围观者无不心下哆嗦一下。

    凤夙的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心下暗自庆幸,幸好刚才不是自己回答。

    流胜唇角绽放出一丝笑意:“好吧,我们并不需要保证。一个月以后,我们会到这里等你。如果你到时没到,我们会再等你一个月。希望你能来。”

    叶重依然平静如水,但是却点点头:“好!”坚决而坦然。流胜五人眼中的欣赏之色更浓了几分。“这位小姐,我们邀请你参加宗会。请你不要拒绝。”流胜复又转向面对凤夙,但是和面对叶重的态度却迥然不同,他此时的语气不容置疑。

    其余四人个个神情不善的盯着凤夙。

    凤夙感觉身上的血液都快冻结,五名界者连手的威势是何等惊人,她不过刚刚突破界者的境界,哪里能抵挡这样的威势。

    面纱下娇颜血色褪尽。

    凤夙幽怨的眼神彷佛能滴出水一般,求助的看着叶重。曼妙的体形此时愈发显得楚楚可怜,娇弱不堪,而那一双眸子迷蒙幽怨,令人心碎。周围的围观者无不是心下不忍,不少人都因为不忍卒视而闭上眼睛。

    太可怜了!流胜五人现在在围观者心目中的形象一落千丈,俨然逼良为娼的穷凶极恶之辈。可是迫于五人的威势,没有一人敢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无数人看着叶重,心中疯狂呐喊:快救她吧!快救她吧!“那我走了。”叶重平静的抛出一句,对凤夙幽怨的眼神视若无睹,对五人点点头,转身便打算离开。

    凤夙绝望的闭上眼!无数颗心在这一剎那砰的碎了。

    “你还是不是男人?”人群中一名女子实在忍不住,站出来大声喝斥叶重,言语间充满了鄙视和不屑。这句话有如导火索,顿时群情激愤。“就是,你还是不是男人?”“哼,还说什么五月夜岭。难道五月夜岭就出这样懦弱人吗?”这句话让混在人群之中的管青痕不由大汗,情不自禁擦了擦额头的汗。形象啊!五月夜岭的形象啊!

    围观者纷纷开始讨伐起叶重,对叶重口诛笔伐,各种恶毒的语言如洪水一般,迅速把叶重淹没。

    这样大的攻势,就算五位界者也不由一愣,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叶重更是觉得不可理喻,他自认自己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为什么这些人的反应这么奇怪?“莫非大家有什么意见?”西斯科暴戾的声音阴恻恻的响起。

    刚才还有如滔天巨浪的骂声突然不见,全场一片死寂。西斯科残暴的眼神透着极度的不善,在人群间来回扫了一便。每个围观者触及到这可怕的眼神,无不是下意识的往人群之中缩。“别装可怜了,走吧。”流胜淡淡的对凤夙道。

    可怜的凤夙,此时根本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她现在连唤出光甲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求援了。五双眼睛注视下,她不敢有任何异动。

    只有先老老实实的听话,再寻找机会吧,她心中寻思着。只要给她一丝空隙,她便能从这群人之中逃脱,甚至完全格杀他们。

    拥有光甲的她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该死的家伙,居然对自己视若无睹!

    叶重也趁着这个机会从围观的人群之中离开了。当他直接废了几个意图在暗中对自己下黑手的家伙之后,原来还对他充满不屑和鄙视的围观者这才明白,这个不起眼的少年原来也不是个善茬!

    刚才骂过的人此时更是噤若寒蝉,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地上痛苦翻滚的几名男子的惨嚎声,让每个人毛骨悚然,浑身发冷!

    看到周围这些人恐惧的眼神,叶重神情自若的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看来只有先进天轴市里面看看,再打听一下五月夜岭的具体方位吧。“你要去五月夜岭?”

    背后传来一位男子的声音。

    正文 第404节 曲心香

    这个人叶重注意多时,从自己退出人群时他就跟在自己的身后。叶重正准备采取行动,没想那人却先出声。“你知道五月夜岭?”叶重停下脚步,转身。

    管青痕没有回答叶重的问题,而是仔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位少年。近距离看,叶重给管青痕的感觉更加深刻。如此淡然的目光,很难想象这会出现在一位二十多岁的少年身上。而那眸子里的冷意更让人觉得难以接近。“你姓管?”管青痕略为沉吟片刻,开口询问。

    这个问法很有意思,光从管青痕的这句话里叶重就可以推断出不少信息。他不由想起了管疯子,点点头:“对。”

    管青痕却不由露出几分疑惑之色。五月夜岭内十四族,姓管的只有管家。可这些年来,除了大小姐和小小姐外,再也没有人出过夜岭啊。眼前的这位少年估摸着起码有二十岁,大小姐的儿子?管青痕立即把这个可笑的念头抛之脑后。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可笑的想法?难道大小姐十岁就生儿子?

    可是除了大小姐和小小姐,这些年来,已经没有人再出去过了。

    管家虽然日趋没落,但在五月夜岭,管家却是不折不扣的元老。管家是五月夜岭最初的五家元老之一,而且到现在为止,中间从未被剥夺过驻岭资格。那些新加入夜岭的新家族,倒是有可能有一些旁支在岭外。而像管家这样已经在岭内生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家族,是断然不存在什么旁系的。

    难道是这人正巧也姓管?管青痕心中微微有些失落。

    “你去夜岭有什么事?”管青痕问,要知道夜岭是从不接待外人。

    正在这时,突然有个声音在管青痕背后响起:“我说队副,我们也该回了吧。”一个带着几分玩世不恭和调侃味道的女声。

    管青痕不由微微皱起眉头,他不需要回头。就知道说话的人是谁。施明蓓,也就这支采购队的领队。

    叶重抬头看了一眼这个突然插了进来地女人。大约二十上下,右手很标准地轻轻垂在腰间。这是调培师非常基础的动作。缓缓向这边走来,右手从未离开腰间,而腰上那花花绿绿的腰带上有许多小口袋,但是倘若不注意地话。很难看出。双手纤细修长,非常灵活。

    叶重不由对这位女人的调培师的素质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但是在外人看来,却完全是另一副风景。一位明眸皓齿却又带着些许少妇风情地女人,带着几分若有若无勾人笑意,右手扶腰,款款向边两全男人走去。只堪一握的盈盈细腰似弱柳扶风,只看得一旁行人不停地咽口水。“哟。这位小哥是谁。我说队副,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俊俏的小哥了?怎么也不和人家说说,真让人伤心啊!”几分幽怨几分挑逗。

    管青痕却仿若视若无睹。冷淡道:“施大人说笑了。”每次看到这个女人。他心中总是不由自主地升起几分厌恶。

    施明蓓是施家的人。施家是上次岭内会议上被通过从而进入夜岭的新贵。和管家这样的底蕴深厚历史悠久的大流派相比,施家地行事风格充满了功利性。但是这也让他们在岭内的势力迅速增涨。岭会几个重要的部门里都可以看到他们地人。

    管青痕对施家地人向来没有好感。更何况在采购部里,他的地位其实非常尴尬。他今年三十五。施明蓓却只有二十四,但是双方地位置却恰好相反。“岭内的规矩难道我们地队副忘了?人家这位小哥可是受害不浅啊!”施明蓓巧笑倩兮,笑靥如花,但是那双勾魂的眸中却闪过一丝寒意。

    管青痕心中一震,不由脸色微变。

    空气飘过一丝淡淡的甜香,施明蓓的笑容更加迷人,眼睛弯成两道月芽。

    一直看着两人交流的叶重鼻子微微抽动一下,瞳孔骤然收缩如刀!

    一声冷哼!右手中的木矛突然倒转,倏地吐出!

    啊!一声女子惨叫!一道虚影击中施明蓓的左肩,巨大的力量让她整个人向后跌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喀嚓。管青痕脸色剧变。虽然听力并不是调培师的专长,但是他还清清楚楚地听到那声骨碎声。几乎每一位调培师都对治伤都小有心得,管青痕非常肯定,施明蓓的左肩胛骨已经粉碎性骨折。

    施明蓓的脸痛得扭曲在一起,原本那张美丽迷人的脸此时已经痛得难以分辨。她咬着牙,忍住剧痛,右手向腰部伸去!她不知道对方怎么察觉的,早知道她刚才就该使用更加霸道的调培试剂。

    她的手终于摸到腰间,然而她却蓦地停止所有动作,整个人有如石化,一动不敢动,大滴的汗珠从她的鼻尖沁出。她面色惨白,没有一点血色。眸子里尽是恐惧!

    黝黑的矛尖在离她鼻尖绝对不超过一厘米!

    她甚至能看清楚矛尖上的每一丝纹路,更别说那漆黑有如夜空的矛尖传来的独特香味。

    能进入五月夜岭,也就代表着施家这一脉在调培方面足以跻身超一流。身为施家的佼佼者,施明蓓在调培方面的造诣当然毋庸置疑。

    她很清楚这木矛矛尖毒性的霸道强悍!虽然她并不知道这具体是哪种调培品,但这并不妨碍她做出这样的判断。她甚至相信,如果这木矛矛尖在自己身上划破一道再小的伤痕,只怕自己根本来不及服用任何解毒试剂,就已经死亡了。

    矛尖停滞在她鼻尖前方不到一厘米处,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凝固。她已经根本忘了身上的痛楚,紧张地看着这代表死亡的矛尖,不敢有任何动弹,以免引起对方误会。对方的任何一点颤抖,都有可能导致可怕的后果。

    冷汗浸透了她的后背,冷沁沁的。

    她惊恐地看着矛尖一点点下移,不敢有任何动作。

    矛尖最终落在她的腰间。

    嘶。腰间一凉,矛尖擦着皮肤而过的感触让她浑身毛骨悚然,全身的毛陡地竖了起来,眼中的恐惧之色更浓了。

    春光外泄,矛尖把她腰带划开一个口子,里面白皙细腻的皮肤散发着一种独特的诱惑,紧紧地吸引着旁人的目光。

    叶重的眼中寒意浓重,没有丝毫动容。他弯下腰,仔细地在施明蓓的腰部搜索起来,动作谨慎而小心。即使叶重的弯下腰,另一只手握着的木矛却依然没有任何颤动,就仿佛他的两个肩膀完全属于两部分,没有任何关系。

    在别人眼中,眼前的景象最容易联想的便是一位少年用一根木矛指着一位美女正试图非礼,香艳无比。“大胆狂徒,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做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还不住手!”一声怒斥如晴天霹雳,突然在所有人耳边响起。无论哪个时代,这种事的台词似乎都没有什么变化。

    叶重恍若未闻。

    施明蓓心中的恐惧疯狂地生长,眼前这人实在太可怕了,冷静得可怕!那人的怒斥没有对眼前这位少年产生任何影响,他的两只手没有因此而产生任何波动,她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动作还是一如既往的谨慎和小心。而那矛尖,仿佛生根了一般,没有一丝颤动。

    她现在后悔极了。

    叶重的动作非常小心。像调培师的包裹腰带之类的地方,危险性非常之高。剧毒之类的调培品往往是他们的常备品。

    终于找到了,叶重心头不禁微松。

    在腰带第三排左数第六个小口袋中,叶重倒出了一些淡绿色的粉末。这些粉末一倒出来,空气顿时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但叶重没有一丝犹豫,毫不犹豫把这些淡绿色粉末全数倒入口中。“你到底是谁?”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的施明蓓突然开口。能察觉自己暗中下的曲心香,而且还能准确地找到解药,这家伙不是一般的厉害。

    可是,曲心香是五月夜岭稀有配方,他怎么可能知道?就连她所在的施家,在没有进入夜岭之前,都从未听说过这种调培品。

    曲心香的性质比较特别,它会让人在吸入的一天后?

本文网址:https://www.wbbra.com/xs/1/1045/2786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wbbra.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