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龙腾小说 > 玄幻小说 > 师士传说 (全本) > 章节目录 师士传说 (全本)第113节

章节目录 师士传说 (全本)第113节

推荐阅读:艳遇传说飞来艳福享受人生花香满园女人官梯:小科员升迁记官场危情:我与美女领导醉枕香江都市之浩然正气婚姻反击战最强邪医

    Ω梦实奈侍饴穑俊遍淦瓶诖罂蕖!?br />

    女孩见叶重突然又没反应,不禁抬头。

    叶重这才看清楚她的脸,如雪的肌肤吹弹可破,精致的玉脸尚带着几分天真,小巧的琼鼻,圆润的小嘴,一袭淡棕色花边连衣裙,亭亭玉立,这让她看上去像一位童话中的公主。

    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叶重,怯怯的眼神流露出期盼之色,不知怎地,叶重突然想起了已经好几个月没见的囡囡。

    记得当时囡囡也是这样怯怯的眼神,小心翼翼的表情。这眼神和表情真的很像啊!叶重的思绪有些飘飞!“叶子,快答应快答应!”殇在那里不停地催促,那架势,仿佛好像他亲自上场一般。“可是,殇,你明明知道我不会跳舞!”叶重很不以为然道。“嘿嘿!”殇却听出了叶重这话里的一丝动摇,继续卖力地怂恿:“没关系,叶子,我有办法!”“你确定?”叶重将信将疑。

    “嘿嘿,你放心吧!一定没问题,”殇打着保票,不过那笑声中却充满了得意之情。

    正文 第177节 起舞

    百里南在大厅内四处游走,无论是见到认识还是不认识的都会或点头示意或攀谈几句,跟随老板的时间不短了,这种生活他已经非常熟悉,而且深谙其中之味。

    目光游离,他在判断哪些人有接触的价值,如果不能做出判断那无疑会事倍功半。早在来之前,他已经做了许多工作,生性小心是他的特点,否则他不一定能在海盗团里立足,直到活到现在。

    悠扬的舞曲响起,身旁的人纷纷寻找女伴,携手进入大厅中央的舞池。

    眼光的这些人中缓缓扫过,百里南寻思自己是不是也要下场。

    蓦地,百里南的眼光呈现出呆滞的神色,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怪异。足足盯了好几秒,忽地,他不能置信地使劲揉了揉眼睛,自己真的不是眼花?

    天啊!自己看到什么?这、这实在也太诡异了吧!

    百里南感觉自己一生从没遇到如此诡异的事!他居然看到叶重陪一位女孩进入舞地!说实话,即使他看到一只变异猿拉着一位美女进人舞池他都不会比这更惊讶!跳舞并没有什么了不起,他本人更是此中高手。和女人跳舞更没什么,这世上哪有两个男人在一起跳舞的道理?这两件无论怎么看起来都十分正常的事,发生在叶重身上,却让百里南感受到了一股说不出的诡异!

    难道这世界真的变了?

    叶重手上握着这位不知名女孩的手,手感异常柔软,叶重不得不把绝大部分地注意力放在这上面。因为他怕一不小心自己稍稍用力。只怕这只殇所说的简直上天赐予的手掌捏成一把肉泥。而且他很不习惯握着别人的手,好几次他都几乎下意识地把自己身旁这位女孩当作沙包一样扔出去。幸亏他反应快,硬生生止住已经差不多传到手臂的力量,否则这舞池里估计再也不会有人跳舞了!“叶子,放松一些,到时听我指挥就行!嘿嘿,身体要放柔软,不要太僵硬!”殇的语气愈发得意起来。“殇,希望你的指挥不要一塌糊涂!还有不要做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叶重后面一句倒是有几分警告的味道。“嘿嘿。你放心好了!”小恶魔地阴笑让叶重禁不住打了个寒颤。不过既然走出来,叶重也只好硬着头皮一步一步向前走了。

    还好,唯一让叶重感到安慰地便是身旁的这位女孩比自己更紧张,叶重甚至听到她扑腾扑腾的心跳声。还有在自己手中微微有些颤抖的手。至于叶重自己,他并不觉得有什么紧张。反正出现什么状况他都不在意。相信在这样混乱地情况下,他要唤出守护,绝对没人可以拦得住他!他唯一担心的就是殇玩得过火,而这好像是殇一向地作风。

    叶重并不傻,他一眼就看到了舞池中已经起舞地一对男女,而那位男士的姿势以及手所放的位置叶重模信得一丝不差。“上半身不动。注意脚下方位,动作要缓慢,左脚,矢径六度,距离四十厘米!”小恶魔欢叫一声。

    叶重准确地踩到了殇所指的方位。

    “右脚,矢径四十二度,距离四十厘米!”

    叶重又一次准确地踩到殇所指的方位。

    “做得很不错,现在还是右脚,矢径七十二度,距离五十厘米!”

    叶重一丝不苟地完成动作。

    ……

    “身体要放松,动作不要那么僵硬,转变方位要给女方一点点力量,怎么样?不难吧!”小恶魔得意道。

    叶重背上地汗已经浸透里面的衬衫,他完全是用自己的对肌肉的控制来完成殇所说的一个个条件。这简直要人命啊!叶重所有的精神全部放在对自己身体的控制上,根本没有注意到这女孩端详自己的眼神。“这叫多罗那福步,是一种中等难度的舞步,最适合现在的这种舞曲。是不是很有意思?”

    终于缓过劲的叶重不由出口问:“多罗那福步?果然差劲,没有实用价值!比起丁字步、弧形步、交叉步相差得太远!”叶重所说地都是格斗中常用的步法。

    小恶魔两眼一翻,几乎差一点晕厥过去,好不容易稳住,只是额头的青筋狂跳:“你、你这个战争狂!”

    一直优雅从容和周围人打着招呼的商零转身时脸上的笑容突然定住了!

    “昕姐,你说岚妹会和男人跳舞么?”商零幽幽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正在和远处一位好友点头示意的商昕头也不回,毫不犹豫道:“不可能,这种情况怎么可能会发生?那丫头跳舞还是我教会的,她除了和我和二姐跳过舞,根本不会和其他人跳舞!”商昕嘴里的话斩钉截铁,显然对自己的判断很有自信。“那看来我真的是眼花了!”商零喃喃道。

    “哎,你都乱想些什么!那丫头在这种地方除了一个人呆在角落里,哪会管旁人!”商昕回过脸来,见商零直勾勾的地盯着一个方向,一副傻呆呆的表情。“怎么了?”商昕一边奇怪地问,一边顺着商零的眼神看去,几乎在一刹那,商昕的眼睛骤然瞪大,脸上的表情突然定在那。“难道是幻觉?”商零梦呓一般。

    “绝对是幻觉!”商昕已经完全是梦呓。

    两人对视一眼,突然异口同声道:“原来是幻觉!”

    看着那位脸上充满欢快笑意的商岚,两人都很难将这位正在舞池和一位男人起舞的女孩和自己那位腼腆羞涩地岚妹联系起来。

    “那王行到底有什么魔力?”对于这个问题商零很是好奇。

    “那王行到底有着什么目的?”这才是商昕关注的问题。

    当然,叶重对这些完全不知。他依然在全神贯注地听殇的指挥,他已经把跳舞当作身体反应训练来做了。

    商岚看着这位近在咫尺的冷漠男子,嘴角不禁微微向上翘。早在餐桌上,她已经开始注意到率性大吃的奇怪的人了。当时她觉得很好笑,因为她从来没有看过有人会这样吃饭,一定很有趣吧!如果自己也能试一次就好,可惜她知道这和自己受的教背完全相悖。待到晚会时,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角落,没有人说话。就像平时的自己一般。不知怎地。她突然就想请邀请他跳舞,原本她已经作好被拒绝的准备。这个人实在太冷了,连对昕姐姐和零哥哥都一副爱理不理,似乎很难接近啊!可是没想到对方只是沉默了一会。就答应了!

    两人地脸离得很近,她可以清晰地看清他脸上的每一个细节。他的冷漠。他的傲然,还有许多苦苦挣扎留下地痕迹。此时他的脸上地神情极其认真,就像,就像零哥哥在驾驶光甲时候地表情。

    跳舞也这么认真?真是奇怪的人!

    发现对方好像并没有注意自己对他的观察一般,小心翼翼的商岚的眼神变得更加胆大,不自觉地。嘴角不由弯起了浅浅的地笑意。

    远处早已在下人的提醒中注意到自己女儿异样的商长明,当看到女儿此时的表情时,身躯不禁一震,眼中流露出浓重的怜惜之色。

    而一直就对叶重十分关注的罗伯特此时不由大恨,好个商长明,居然舍得用自己的女儿去勾引王行,果然有气魄!心中又是着急又是佩服!“好,叶子,马上就是最后一个劫作了,听到我喊动手就把对方甩出去,甩出去时要立即松手,当她在空中翻转,落地时她会伸出手,这时你就拉住她的手,往怀里带,她会顺势倒在你怀里,你的右手要揽住她的腰。要用柔劲,力气千万不要太大!”知道叶重恐怖力量的殇可不想出现整个手臂被叶重这个怪物扯断的这个血腥场面出现在这。“嗯!”叶重应了声,呼,终于快要结束了,他感觉比做完钢球训练还要累。“动手!”殇喊道。

    早已准备多时的叶重左手一抖,从肩到手臂到手肘再到手腕,仿佛一个波浪向前进一般。

    商岚感觉一股巨大但柔和的力量把自己向外抛,手上一轻,她感觉自己腾空而起,从来没有过的刺激感包围着她,让她很兴奋。连衣裙被风鼓起,猎猎作响,畅快极了!

    落地的一瞬间,她伸出了她雪白的柔荑,还来不及思考,突然一只手伸过来,紧接着是一股大力,然后一股浓重的男人气息扑来,她明白自己这是倒在他的怀里!

    瞬时,商岚雪白的粉颈悄然袭上一朵白云。

    叶重最后这个动作完成得干脆利落,连殇都挑不出毛病。倒是把一旁的商昕商零商长明吓得半死,生恐万一不小心摔着了商岚,那一定活剐了这个该死的王行!

    两人现在的姿势极为暧昧,商岚倒在叶重的怀里,叶重的右手揽着她的腰,两人的脸相距只有两三厘米。

    商岚的脑之处于半呆滞状态。

    看着眼前怀中的女孩,粉白的雪颈,眼波流转,脸上还残余着几分刚刚兴奋,极为诱人,叶重突然感觉小腹一热,白色的练功服,滑腻的肌肤在他脑海中闪过,眼前的女孩同样散发着和那次很相似的奇异幽香。

    不知怎地,叶重下意识地,突然低头,在怀中玉人的粉颈轻轻舔了一下!

    正文 第178节 暗流(1)

    叶重回到房间里的时候,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了,为了完成殇所说的什么多罗那福步,叶重一直努力控制着全身的肌肉,最主要的是他要时刻提醒自己的手不能太用力,每一个动作都要十分轻柔,这是他以前从来没有做过的。而且偏偏殇还在一旁不停念叨着要他保持身体的柔软。在殇重复了许多遍后,叶重终于找到了这所谓的柔软的感觉,就和每次他战斗前的一瞬间身体放松的感觉一样。不过这样一来可就苦了叶重,时刻保持着临战状态对精种和肉体无一不带来极大的负荷。这无疑是导致他这么劳累的最主要的原因。

    至于最后那一下的鬼使神差:叶重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完全没有想到就他这一舔,整个事态便朝着他完全不可控的方向前进。

    当时所有暗中关注两人的人,脸上的表情可是精彩至极,可惜叶重没有注意到,他只听到整齐的玻璃杯跌落在地上的声音。这声音立即把叶重从这种奇怪的状态惊醒,很是奇怪自己居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不过看怀里的女孩整张脸已经红得快渗出血来,叶重连忙松手。谁知商岚此时已经全身发软,哪里还站得住,两脚发软之下,身子不由自主往叶重怀里跌,无奈之下叶重只好又伸手把其扶住。

    正在叶重不知该如何处理的时候,商昕和高零几乎以冲的速度来到叶重面前。商昕挽起已经完全软得像一滩泥的商岚,狠狠地瞪了叶重一眼。一旁商零看向叶重的眼神极为怪异。不过好在叶重向来不以别人的看法为导向,熟视无睹罢了!两人的到来很快解决了叶重怀中女孩的问题,女孩临走前眼波如水一般流转,偷偷地瞄了叶重一眼,这种眼神叶重还是第一见到,是生气?还是代表其他什么意思?

    反正做都做了,叶重也懒得想了。只是莫名地,那白色的练功服却在叶脑海中一闪而过。叶重不由露出几分苦笑。

    殇暴笑的声音从叶重那一舔之后就从来没有停过。

    “殇。我当时怎么控制不住呢?”叶重对这一点的疑惑从惊醒之后就一直不明白。

    “嗯,从生理学来说,这是本能!”殇一本正轻道,可没过半秒,就再也忍不住暴笑起来:“哈哈,叶子,你实在太强悍了!野兽地本能啊,哈哈……”殇的笑声不绝于耳。

    对于殇,叶重着实无可奈何,好在殇的三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到了。牧的安静让原本就已经心身俱疲的叶重很快就进入梦乡!

    他哪知道,外面已经全乱了套!“王行的资料查到了吗?”商长明阴沉着脸,沉声问。今天发生的一幕他也是见证者之一。当时他的大脑完全短路,一片空白!想起自己小女儿那迥异

本文网址:https://www.wbbra.com/xs/1/1045/2784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wbbra.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