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龙腾小说 > 言情小说 > 权色漩涡:欲望仕途 > 章节目录 第162章新的挑战(尾声)

章节目录 第162章新的挑战(尾声)

推荐阅读:妖主,生个娃咧+番外 作者:蛇君(晋江vip2013-3-14正文完结,灵异神怪)尸宠+1番外 作者:金碧辉(晋江vip2013-12-12正文完结)桃下亡魂 作者:狸语(晋江2013-08-30完结)仙行轶闻录 作者:沐池幽(潇湘vip2014.8.5完结)夺舍 作者:木牛流猫(起点vip2012-10-20完结)风起陇西神师的囧然生活 作者:紫爱上雪(起点vip2013.5.05完结)雪色·殇幻想异闻录(实体书版)凰之除魔师 作者:月莳萝(潇湘2013.5.30完结)

    翌日早晨,王向东来到办公室和高广达打了一声招呼后,就去了县里。读者交流QQ群:241903214当他来到县城老中医的诊所后,看了一下表,发现才九点整,可已经有十几个人在排队等候了。

    他来到柜台前,没有发现亚萍。今天柜台里站着的是一位白白净净,胖胖的小女孩。于是,他走近问:“请问亚萍在吗?”

    胖墩墩的小女孩,放下大屏手机,眨了一下眼睛道:“亚萍今天请假了,她的男朋友跟人打架受伤住院了。”

    “哦——她年龄才多大啊?就开始找男朋友了?”王向东浅浅的笑着。

    “我说你这人管的也太多了吧?她多大找男朋友和你有关系吗?再说,她不喜欢你这种大叔型的,你巴别幻想了。”胖女孩误把他当成来泡亚萍的男子了,撇着嘴。

    “你这小妮子,说话怎么那么冲呢?我只不过是……”王向东没想到她说话不饶人,当他正要想教训她几句时,看见门外黄馨萍从车里下来。

    胖女孩见王向东被自己奚落的哑口无言,掩嘴嘿嘿的笑了起来。

    “黄阿姨,您好。”王向东立即走了出去,望着她笑道。

    “向东,来多久了?每次我来金陵县都要麻烦你,真不好意思。”黄馨萍摘掉咖啡色的墨镜,挎着小包走了进来。

    “看您说的,能为黄阿姨服务,那是我的荣幸。”王向东说完这句话,就觉得有点不妥,可说出去的话也收不回来了。

    “哈哈……”黄馨萍见王向东耷拉着头的一副窘样,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当黄馨萍针完灸,**完后已经到了午饭的时间了。两个人出了诊所,来到了对面的一家装修考究的酒店。

    “黄阿姨,来,第一杯酒我敬你,上次在诊所让您受惊了。”王向东举着破歉意的抿嘴笑着。

    “上次的事情,怎么能怪你呢?要怪也要怪郝思平和周群,你看他们是怎么保的一方平安?”黄馨萍水汪汪的双眸凝视着他,嫣然一笑。

    王向东抿着唇微微一点头,浅浅的啜了一口,心想,机会来了。于是,他砸吧了一下嘴唇,轻声的问:“黄阿姨,昨天县长周群把我叫了过去聊了会天,他想去您家里给苗书记汇报一下工作。”

    黄馨萍拿起筷子夹了一个栗子,放进了樱桃般的汹里,道:“周群啊I别让他去。你告诉他,工作上的事情让他去老苗的办公室就行了。”

    “哦,黄阿姨,其实,周县长是位很正直,很务实的干部。苗书记他……”王向东盯着她的俏脸欲言又止。

    “既然你很好奇,我也不妨告诉你,老苗为什不搭理他的原因?”黄馨萍抿了一下额头上的秀发,“就在我们家的老苗来广河市上任之前的前段时间,两个人凑巧都在省委党校学习,可他们不在一个班级。有一天下课的时候,周群在校园里和几个同学闲聊起了省团支部的话题。总之他对团支部的几个主要领导都没有好印象,说了几句很难听的话,竟然还骂骂咧咧的。巧的是,老苗的秘书正经过此地,听见了他的议论。就和他争辩了起来,最后是在其他同学们的劝说下,双方才平息了下来。秘书把这件事情汇报给了老苗,老苗一气之下就去找周群问其原因,可他竟然连面都不见。”

    “哦,原来还有这档子事啊I是,周群为什么那么的恨省委的团支部呢?”王向东疑惑不解的问。

    “这个我也不知道,只有周群心里明白了。”黄馨萍舔了一下饱满的双唇,展颜一笑。而后,她怔怔的盯着他,眉宇之间流露着一股淡淡的忧愁。

    王向东抬起头,正好与她的美目碰触在了一起,黄馨萍立即面红耳赤的低下了头。

    短暂的沉默了一会后,黄馨萍骤然端起面前的破,扬起美丽的脖颈“咕咚——咕咚”的喝了个底朝天,抹了一把唇角的酒渍道:“你小子,从见我的第一眼的时候, 你没发现我 凝视你的目光和别人不一样吗?”

    王向东给她倒满了酒,舔了一下双唇道:“我发觉了,刚开始我也没在意,可到后来我渐渐的发觉了你的异样目光,可我却不敢问原因。”

    “呵呵,那我今天就索性告诉你。不论你的音容面貌和走路的姿势,你和我十三年前的那个初恋情人简直是一模一样。当那天你来到我们家的时候,我都惊呆了,差点把你当成了他。”

    “这世界上还真有这种巧合啊?黄阿姨,你和他的感情很深吧?”

    “是啊!我和他谈了五年,他在各个方面都堪称优秀的人,他对我很好。”

    “那后来,你们怎么没有走在一起呢?”

    “就在,在我们就要结婚的前天,他为了给我买我一直期待已久的一件婚纱,在回来的路上遭遇车祸死了。”

    黄馨萍说到这里,再也难压抑心中的悲痛,双眸里闪着晶莹的泪花。王向东见状后,立即抽出餐桌上的纸巾递给了她。

    待黄馨萍情绪稳定后,抬起梨花带雨的脸庞盯着王向东,莞尔一笑:“你瞧我,怎么在一个晚辈面前还哭了起来,你可别笑话我啊。”

    “黄阿姨,不会的,我理解您。毕竟一个人的第一段感情,都是让人难以放下的。”王向东抿嘴一笑,认真的回应道。

    既然黄馨萍对他敞开了心扉,那接下来两个人的话题就不显得那么拘谨了,气氛很愉快轻松。在这期间,黄馨萍也喝了不少的酒,本来就娇嫩的脸颊,再加上酒精的作用,越发俏丽动人了。

    这时,黄馨萍站了起来,可能想去卫生间。就在她离开椅子刚要迈出第一步的时候,脚下一绊,就在她要倒向餐桌的瞬间,眼疾手快的王向东旋即站了起来搀扶住了她柔软的纤腰。

    当王向东双手握住她细腰的时候,暗暗道,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她是一位十三岁孩子的母亲,绝对不相信她已经为人已母了。

    由于王向东身高比她高出好多,正好触到她“一”字领T恤衫下诱人大半个饱满的双~乳。它们白白嫩嫩的,很浑圆。目测看,她的这两个双~乳的浑圆形状和胡静的双~乳是难以分出上下的。

    瞅着她傲人的胸脯,嗅着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淡淡的清香气息,王向东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液,下身男人的标志立即昂首挺胸起来,正好抵在她柔软的丰 臀上。

    与此同时,被他搀扶住的黄馨萍斜着身体,脑袋晕晕沉沉的靠在餐桌上,感受到了他呼吸的急促和他坚挺的硬物,一时尴尬万分。抛开他和自己曾经的恋人长得相同不说,单凭他的外表,她对他已经有了好感。

    她一时失控酒喝多了,走路不稳,可是她心里还是很理智的。她作为一个市委书记的夫人,她不能表现的过于轻浮,即使对他有好感,也要保持着必要的距离感。

    “小王,你松开我,我自己能走的。”黄馨萍抬起绯红的脸颊,风情的一笑轻轻的推开了他。

    “嗯,好吧。黄阿姨,你,你慢点。”王向东瞧着走起路来歪歪斜斜的她,提醒着道。

    />

    王向东见她摇摇晃晃的已经走了出去,跌落坐在椅子上,突然抬起手“啪——啪”两声狠狠的打了自己两个响亮的耳光。他嘀咕着,真不要脸!简直就是一头饿狼,她可是鲍大宇的姨啊!不就是刚才那一抱吗?怎么还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呢?

    从酒店里出来,王向东在送她走的时候,又忍不住的问:“黄阿姨,刚才我给你说的那个事……”

    黄馨萍打开了车门,靠在上面,淡淡的笑着:“你说的周群那件事情,我回去找老苗给他解释一下,至于成不成?我可没把握。”

    “嗯,那就谢谢黄阿姨了!祝您早日康复。”王向东瞅着风情万种的样子,浅浅的笑着。

    “好,再见了!”黄馨萍说完,对他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眨了一下美眸,就上了车。

    望着绝尘而去的黄馨萍,王向东站在路口,默念道,好一个端庄高雅的女人啊I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黄馨萍在后来竟然和他有了一段不解的孽缘。

    当天晚上十点多,王向东接到了一则短信,是黄馨萍发来的。在短信里告诉他,周群的事只能暂时搁下,顺其自然吧。

    三天后,省委组织部空降到金陵县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年轻县委书记。

    其实,在这次省委直接空降过来的书记,最失落的莫过于周群了。不过,这也是在他的预料之中。自从王向东告诉他,见苗志强的事情爱莫能助时,他就想到了这个后果。

    一天晚上,王向东一身尘土的从香芋村回到了泗河镇的公寓,见梅静正坐在新买的床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右脸的也有一道明显的手指抓痕。

    “怎么了这是?脸上怎么还受伤了?和谁打架了?”王向东一边脱着黑色T恤衫,一边问。

    “除了胡静还会有谁?也不知道她今天是中邪了还是抽风?真气死我了。”梅静白了他一眼,恶狠狠的回应着。

    “你和胡静打架?到底是怎么了?快说啊。”

    “今天下午的时候,我刚把我们的婚纱照取回来,正好胡静悄悄的走了进来。她看到我们拍的婚纱照后,就拿了我们的合影仔细的看了起来。你看就看吧,别总是贬低我啊。”

    “她是和你开玩笑的吧”

    “不是,可是从她说话的语气里我是能感觉到她是故意的在讽刺我,我又不缺心眼。刚开始我也没在意,可到了后来,她说起来没玩没了,我就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随口回应了她几句。可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吃错了药似的,和我吵了起来。最后,话不投机半句多,我们就打了起来。”

    “唉!你瞧你们俩,有什么话不能好好的说吗?王向东说完就要出去看看胡静去。

    “你干嘛去?你是不是找她去?看来,你真的被她那个骚狐狸迷住了!”梅静见他要看胡静去,立即把他叫住了。

    梅静一席话,王向东只好只好回过头坐在了凳子上,垂着头抽起闷烟来。

    第二天一大早,王向东在经过胡静的门口时,见她门紧闭着,想过去安慰她一下,可是由于梅静就跟在他身后,只好打消了此念头。

    当他来到办公室,忙完手头的工作就想去胡静的办公室,可是她已经锁门走了。他深锁眉头,回到办公室就拨打了她的手机,她已经关机了。

    当天下午,王向东来到公寓,看见胡静正一身休闲打扮的站在自己的门口,正指挥着搬家工人往车上装东西。

    “ 哎,胡书记,你这是干嘛啊?”王向东带着疑问走进了她身旁。

    “我不想在这里住了,我搬回县城去。”胡静见他走了过来,尴尬的一笑后,立即捂了一下唇角收回了笑容。

    “你和她昨天打架了?你的嘴角和你脖子上的挖痕都是她弄得?”王向东观察着她嘴角的淤青和脖子上的血红的手指甲印。

    “嗯,没事,一点皮外伤。”胡静瞧了他一眼,就垂下了头。

    “你在这里住的好好的,你怎么说搬走就搬走呢?”王向东一时弄不清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再过十几天你就结婚了,也就是你要每天和你的老婆梅静住在这里了。我还住在这里的话,你还能过安生的日子吗?”梅静苦涩的一笑反问道。

    “可是,你走了,我……”王向东不想让她离开这所公寓。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觉得我愿意离开这里吗?梅静现在已经怀疑我们了,我不希望你每天在夹缝中过日子。”胡静抿了一唇角,情绪十分的低落。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王向东在她面前很自责。

    “呵呵……不用给我说对不起,我是自愿的。以后,以后好好的和梅静过日子吧。”胡静语气低缓,声音哽咽的说完就转过身指挥着搬家工人装车了。

    站在一旁的王向东,瞅着胡静纤细失落的背影,心里很痛。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眨眼两年过去了。

    一天上午,王向东从青石镇检查完该中学校舍的安全状况,回到办公室凳子还没坐稳,秘书小李就匆匆的走了进来。

    “王副县长,我刚得到消息,说是泗河镇书记的薛华在广河嫖宿**被市局的扫黄办给抓住了。”小李脸上透着幸灾乐祸的表情。

    “这个畜生!该,活该!”王向东绷着双唇攥紧了拳头。他没想到,自己离开泗河镇刚刚三个月的时间,薛华就出事了。

    “这个王八蛋,真是个变态!我看这一回够他喝一壶的了。”小周义愤填膺的轻声自语着。

    “小周啊,这件事情先不要乱传,记住了?”王向东不想让自己的手下落个碎嘴的名声,毕竟这只是听来的,没有得道官方消息。

    “哎,我知道了王副县长。”小周微微一点头就走了出去。

    小周出去后,王向东拿起办公桌上一颗的烟,叼在了嘴上,“啪”的一声点燃了。他剑眉紧锁着,心想,薛华是个行动缜密的一个人,如果他真的是在广河市被抓,这里面或许和他的竞争对手有关。此时,他又想到了以后自己的仕途。

    他在三个月前竞选上了分管文教卫生的副县长,当时这个位置竞争的很厉害,如果不是周群和苗书记在背后的鼎力相助,他这次很难竞选上。

    他弹了一下手里的烟灰,觉得上任三个月以来,身心疲惫。县里的拉帮结派,尔虞我诈,比泗河镇更加的复杂,时刻都是暗流涌动着,稍有不慎就会被他人算计。

    而最让他忧心忡忡的就是,李雨虹在电话里的一句话,犹如晴天一个霹雳,他当时就懵了。

    原来,当初李雨虹嫁给贾鹏是因为当初已经怀了王向东的孩子,而那时候,李雨虹的父母必须依靠着贾鹏爷爷的影响力才能度过那次政治生命攸关的关口。李雨虹在万般无奈中,只好违心嫁给了贾鹏。如果不是贾鹏因为特大经济犯罪,她也许会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的。

    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他拿起手机看到是胡静打来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个妩媚风情的女人已经辞职一年了,在她辞职的这一年里,她杳无音信。今天她突然的来电,让他一时慌乱不已。

    王向东拿起手机,略一迟疑就接通了电话。

    “喂,接到我的电话是不是很突然?”电话那端传来胡静温柔的声音。

    “嗯,是啊,你一年前的突然辞职,为什么?”王向东抿了一下唇,顿了一下又道,“我是在你辞职后的一个星期才得到消息的,给你打了无数个电话,就是打不通。”

    “我辞职是为了获得更大的自由空间,我不喜欢官场中尔虞我诈的生活。当年我辞职后,我一个人去了全国各地释放我自己,转了一圈回来后,我经朋友介绍在广河市的一家职业技术学校做老师。”手机那端的胡静淡淡的说着。

    “获得自由?呵呵,这能是你辞职的理由吗?你……”王向东刚要追问下去,响起了敲门声, “要不这样,你告诉我地址,我下了班去找你,我们好好的聊聊。”

    “嗯,好吧,我在县里……”胡静说完就挂了手机。

    中午十一点半,王向东走出了县政府大门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胡静说的一家西餐厅去了。

    当王向东在西餐厅一间单间看到,一袭米黄色套装打扮的胡静时,立即展颜笑开了。两个人没有过多的客套,就各自的聊起了彼此。

    原来,在这一年里,胡静终于和他那个变态的丈夫离了婚。其实,她当年辞职的主要原因也是因为王向东。那段时间里,胡静发觉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他,难以自拔了,每时每刻都想陪伴在他身边。可是,她心里很明白,两个人都是有家庭的。如果再不把各自的感情冷淡下来,早晚一天会出事的 。

    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胡静为了不影响王向东的前途,只好牺牲了自己的事业,突然辞职了。

    王向东听完胡静淡淡的叙述,心里猛地一紧,抬手就握住了她柔软的小手深情的道:“你,你不应该这样做,你不值得为我这样!”

    胡静深情的凝视着他俊朗的面容,深情款款道:“可是,为了你辞职,我却从没有后悔过。”

    就在这时,他们透过窗外看见一群穿着城管制服的十几个青年男子在一路追打着一位五十开外的老农。也许老农体力不支的原因,没跑几步就倒在了地上。

    随后,十几个城管男子犹如地痞流氓一样,对他就是一阵猛烈的拳打脚踢。

    王向东看到这一幕,骤然站了起来,怒视着窗外道:“这还有没有王法?他们就是一群披着羊皮的狼!我去阻止他们去。”

    胡静惊讶的站了起来,快步的跟了出去……

本文网址:https://www.wbbra.com/xs/1/1021/27346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wbbra.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