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龙腾小说 > 言情小说 > 公务员的仕途上升路:绯色升迁 > 章节目录 103章 伊人已逝~104章 香樟树下

章节目录 103章 伊人已逝~104章 香樟树下

推荐阅读:妖主,生个娃咧+番外 作者:蛇君(晋江vip2013-3-14正文完结,灵异神怪)尸宠+1番外 作者:金碧辉(晋江vip2013-12-12正文完结)桃下亡魂 作者:狸语(晋江2013-08-30完结)仙行轶闻录 作者:沐池幽(潇湘vip2014.8.5完结)夺舍 作者:木牛流猫(起点vip2012-10-20完结)风起陇西神师的囧然生活 作者:紫爱上雪(起点vip2013.5.05完结)雪色·殇幻想异闻录(实体书版)凰之除魔师 作者:月莳萝(潇湘2013.5.30完结)

    {知人知理知事,读人读理读书。书香伴我成长,阅读圆我梦想。精彩内容尽在}

    最后一站是英国。在王梓明的坚持下,去了北部城市爱丁堡。他要在这里追寻姚元元曾经留下的足迹。他去了夏绿蒂广场,蹲在广场上喂鸽子,记得姚元元曾经发给他一张这样的照片。还去了圣格玛丽特教堂,徘徊在那高大而神秘的建筑前面久久不愿离去。草地上正在举行一场英伦习俗的婚礼,身着洁白婚纱的新娘正在放飞鸽子。王梓明的目光追随着扑棱棱的鸽子越过教堂尖尖的屋顶,最后停留在蓝天中洁白的云朵上面。想必姚元元也像他这样在这里凝神发呆过吧?她少女的情怀就像这蓝天白云般纯净。王梓明收回目光,悄悄叹了口气。

    7月17日,考察团乘坐的飞机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于上午将近8点准时降落在浦东国际机场。走出飞机,王梓明的第一感觉就是天不那么蓝了,灰蒙蒙的,空气似乎也很浑浊。在机场稍事休息后,又转乘飞往省城的飞机,一个多小时后到达省城。出国一个多月,大家都有些归心似箭,虽然脸上还带着时差带来的倦意,但还是有说有笑。政府办早派了专车来接机,市委副秘书长林美丽带着政一帮人等在到达厅出口,老远就向他们招手。接待办的小美女小柳手里还捧着一大束鲜花。李振说,看啊,图书记把手下的资深美女派来接咱们了。小柳把手里的鲜花双手捧着献给李振,说,祝贺市长平安归来。李振笑呵呵地说了谢谢,又握着林美丽的手说,想死你们了!还是家乡人看着耐看,家乡音听着好听啊。林美丽说,不过看李市长您的气色,好像比出国前更好了些。李市长趁机又把外国的牛奶赞扬了一番,说全是牛奶的功劳,我带了奶粉回来,有小林你的一份。环保局的杜局长凑上去说,林秘书长也和我们握握手呗,好久都没和人握过手了。笑声中,林美丽和大家一一握了手,然后前呼后拥地出了大厅。上车后林美丽对李振说,本来图书记要来的,但要准备下午的报告会。李振说,这个我知道,我下午也要参加一下。考察团的同志很辛苦,可以不参加,会后领会一下精神就可以了。王梓明暗暗观察林美丽,发现她越发显得成熟干练了。┃┃

    车上高速,林美丽代表图画发表了一番欢迎词,又请接待办的小柳为大家唱了几首歌。小柳是音乐学院毕业的,嗓音果然纯净好听,也放得开。车厢里的气氛很高涨,就连李振也拿过话筒唱了一首《敖包相会》。热闹到半路,才渐渐安静下来,大家都开始闭目养神。林美丽坐在王梓明前面的座位上接电话,可能是有人问她下午报告会的内容。王梓明半闭着眼睛,没有刻意去听她电话,但无意间听到“蔡小菲”三个字,就忽地睁开了眼睛,伸长了耳朵。听见林美丽说,对,是的,蔡小菲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三点半在会议中心。图书记专门强调,县级干部全部参加,不准请假。

    蔡小菲先进事迹报告会?王梓明来了兴致,心中暗想,看来小蔡她又立功了,并且是立了大功,要不怎么会发动全市干部向她学习?在这方面她是继承了尹红妹的风格,喜欢出风头,喜欢大张旗鼓。这样想着,心中又有种怪怪的感觉,按照惯例,凡是号召党员干部的,都是一些死典型,市里这次是怎么了?忍不住问林美丽,林秘书长,蔡小菲她有什么先进事迹值得大家学习?林美丽回头奇怪地看着他说,你不知道?王梓明摇头说,不知道,真不知道。林美丽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几秒钟,声音忽然变得低沉起来,轻声说,蔡小菲同志为了挽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光荣牺牲了。

    林美丽声音不大,但如一记闷雷在王梓明头顶炸响,轰地一声就把他震晕了。他啊地叫了一声,身子早站了起来,脑袋咚地撞在了车顶的行李架上,顿时眼冒金星,觉得天旋地转起来,仿佛有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扼住了他的咽喉,几乎要窒息了。他摇晃了几下身子,双手撑着前面的椅背,努力睁大眼睛,不相信地看着林美丽,声音哆嗦着说:蔡小菲她,她,牺牲了?有没有搞错,是槐河的蔡小菲吗?

    王梓明的失态引起了全车人的注意,车厢传来了一阵惊叹和惋惜声,只有市长李振依然显得沉着冷静。看来他早就知道了消息。林美丽也站了起来,很显然,王梓明的失态出乎了她的意料。她伸手扶住他,慢慢把他按到座位上,说,是她,槐河乡党委书记蔡小菲。对了,梓明你在槐河挂职锻炼过,应该很熟悉吧。王梓明的脸上已经没了血色,浑身像被抽了筋似的瘫软。他没有回答林美丽的问话,只是痛苦地叫了一声小蔡啊,紧紧闭上了眼睛……

    省城机场,蔡小菲挥手送走了王梓明,下楼来到一楼大厅,站在了朝着跑道的大玻璃后面。她曾经不止一次在这里目送王梓明的飞机腾空而起,直插云霄。用她自己的话说,她这是在仔细体味离别的过程。王梓明总认为这种暂时的分别太习以为常,蔡小菲却不以为然,说,我认为每次的分别都值得珍惜。花开花落,人生几何?这样送你的机会并不很多。王梓明理解蔡小菲执着的性格,她总是会做出一些出其不意的事情,比如这次,她明明答应不来机场送的,但还是放下手头的工作赶来了。其实生活中,真正能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感动的事情并不多,但蔡小菲这个热情似火的女人却像是一只温柔的手,紧紧抓住了王梓明的心,让他一想起来,浑身就洋溢着一股暖流。只是有一个现实的问题始终在困扰着他:这段情,是带给了蔡小菲幸福,还是害了她?

    王梓明乘坐的航班起飞了,蔡小菲双臂抱在胸前,眯着眼睛,目光紧紧追随着,直到飞机变得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天空里,才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刚转身要走,手机响了,是县委书记尹红妹打来的,通知她下午两点到县委开会,研究部署今年的防汛工作。蔡小菲答应着,快步出了机场,开车往回赶。中午时分在县城下了高速,草草吃了碗面条,就赶到了尹红妹办公室。

    根据天气预报,今年的汛期提前了,并且很可能是大汛。槐河因为有了槐河水而引以为豪,但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关系,槐河每年的防汛任务都很重。驻守在大坝北头的防汛部队去年9月底才撤离,现在刚刚进入六月份,就又回来布防了。尹红妹组织召开的这个会议,正是研究和部队方面的对接工作。蔡小菲作为槐河乡党委书记,当然是第一责任人,要把防汛重担扛起来。尹红妹在槐河时,加固了大坝,还在下游槐河岸边修建了防洪大提,防汛工作做的相当扎实。工作虽然到位,但还是没挡住五年前那场大洪水,水库大坝决口,幸亏决口很小,被及时封堵,只不过后来时任市委书记的展宏图为了作秀,导演了一场“合龙”闹剧,差点让防汛工作功亏一篑。

    也许是人类对地球的蹂躏太过分了些,遭到了地球的报复,这些年极端天气越来越多。旱灾涝灾雪灾加上地震泥石流什么的,好像整个国家时时刻刻都在救灾,简直是国无宁日。30年不遇的雪灾,50年一遇的洪水,百年一遇的大地震,这一代人都赶上趟了。五年前槐河迎来了五十年一遇的大洪水,今年据说汛情不会比那一年小,有可能是百年一遇,所以市里、县里都非常重视。部队进驻的第二天,市委书记图画就带人去部队进行了慰问,并做了“抗大汛,防大灾”的讲话,要求全体官兵提高警惕。慰问之后图画到防洪大堤上视察,对身边的蔡小菲说,蔡小菲同志,你们乡里现阶段的工作,就是全力以赴做好防汛工作,其他的工作都可以往后放。如果因为工作失误出了什么问题,造成了群众生命财产损失,我拿你是问。蔡小菲胸脯一挺说,图书记请放心,我就是把这条命搭上,也要做好防汛工作,保证群众的安全!图画说,有这个信心和决心是好的,但也要注意自身安全啊,谁的命都不能搭上。蔡小菲不好意思地笑了,图画拉了拉她的手说,小蔡干工作,我还是很放心的。

    图画一行离开后,蔡小菲马上召开全乡干部会议,把图画的最新指示做了传达,要求大家从今天起,划片包干,务必做到责任到人,排除一切隐患。她在会上说了一句很不吉利的话:如果我们槐河因为洪水有生命损失的话,我希望不是我们的群众。

    天气预报的果然没错,刚刚进入6月中旬,就接连下来几场大雨,沟满河平的,就连乡政府院子里也积了一大坑水,晚上还有蛤蟆在里面彻夜地叫。蔡小菲夜里被蛤蟆吵的不能入睡,起来对着防汛地图一遍又一遍地研究,思考着工作的薄弱环节,设想着一旦大堤再次决口,最先受灾的村庄是哪个,如何做好群众转移工作。连日来,各河段报告来的消息都不错,但她还是不放心,亲自开车一段一段地去看,走到河堤上用脚去踩土壤是否密实,检查有无蚁穴。看到下牛村,果然发现了个严重的问题。下牛村有几座红砖窑,早些年被取缔了,今年又悄悄开了火。庄稼地里不敢取土,竟然到河堤上来取土了,把河堤挖走了约三分之一,涉及近百米河堤。这些窑主为掩人耳目,在取土位置的周围栽上果树,拉起了铁丝网,所以很隐蔽,一直没被乡里发现。蔡小菲怒气冲冲叫来乡派出所人员,剪断铁丝网,钻进去一看,倒抽了一口凉气。一个接一个大坑里,满是浑浊的雨水,且很难说是不是已经在大堤下和槐河河道里水形成了连通。早些年修建的防洪大提虽然是石头水泥结构,但根基是依附在原先的土质河堤上的,现在河堤破坏的这么严重,谁敢保证大堤的安全性?把

    蔡小菲气的直骂娘,当即命令派出所把几个窑主抓了起来。报告给县里,县里组织了十几台卡车、推土机等大型机械运土来修补河堤,白天黑夜地干,怎奈雨一直沥沥淅淅地下着,再加上确实和槐河水形成了连通,土坑里的水怎么也抽不干,修复的效果并不好。这段大堤成了蔡小菲的一块心病。她预感到,今年如果防洪大堤决口的话,那么必是这段。好在以后几天天气连续放晴,蔡小菲的心里才稍稍安慰一些。

    进入7月份后,又是几场大雨,槐河水位居高不下。当听到天气预报未来几天还有大暴雨之后,蔡小菲请示了尹红妹,决定提前转移群众。然而群众的转移工作,比她想象的要难很多。根据地势,需要转移的村子涉及下牛、石嘴、玉皇庙等五个,老老少少两千多人。往北走上不到五公里,就是地势较高的山地。救灾帐篷连夜就搭起来了,但村干部的动员工作却收效甚微,群众不相信大堤会决口。蔡小菲亲自到村里去做工作,连续跑了几天,村民才开始把家里的粮食电器什么的装上车,拖家带口地往北边山地转移。但仍有一小部分村民不愿意转移,特别是一些老年人,固执的很,说祖祖辈辈就生活在这片地上,从来没遭遇过洪灾,哪像政府说的那么严重。说话间又是两场暴雨下来,蔡小菲只好请部队帮忙,挨家挨户督促转移。固执的老人们被战士们强行背到背上撤离了家园,终于在一场更大的暴雨来临之前,这五个村子的群众全部转移完毕。蔡小菲的嗓子早就喊哑了,连日淋雨,回到乡里就发起高烧来。会议室成了临时指挥部,乡干部都集中在那里,睡觉是地铺,随时待命。有人给蔡小菲熬了姜汤来喝,姜汤还没喝到嘴里,电闪雷鸣,一场大暴雨扯天扯地下了起来。暴雨就是命令,蔡小菲喝了几口姜汤,穿上雨衣,带着乡干部们冒雨来到了灯火通明的大坝上。暴雨中,战士们聚集在坝上严阵以待,运送沙袋的卡车轰隆隆地驶过,一派战斗前的紧张气氛。

    蔡小菲贴胸的手机震动了,她拿出手机,费劲地捂在耳朵上,雨水立即灌进了她的袖口。电话是负责群众转移工作的乡派出所邓所长打来的,口气十分焦急,说刚刚得到消息,下牛村部分群众偷偷回村里抢救财产了。蔡小菲骂了句脏话,命令道,邓所长你马上带人去村里,就是把他们打晕也要把这些人拉回来!说罢,匆匆跑到自己车旁,开车就往下牛村赶。

    暴雨阻挡了视线,雨刷开到最大,前面的路仍是茫茫一片。蔡小菲全凭路熟,半个小时后,赶到了下牛。进到村里,果然看到了两辆警车停在路边,堵住两辆拖拉机。邓所长带着几名公安干警正在骂骂咧咧地审问几个老实巴交的村民:老实说,还有谁回来了!不说实话崩死你个二球货!

    原来几个村民以为乡里是瞎咋呼,虽然转移了,家里的粮食并没有带走。眼看洪水越来越大,慌了,偷偷开了拖拉机回村拉粮食。蔡小菲走上去,气的直想扇他们几耳光,但还是忍住了,让邓所长赶紧带村民撤。邓所长上车前问蔡小菲,蔡书记你去哪,雨太大了,要不一起走吧?蔡小菲说,我还得回乡里,大坝上的情况也很紧急。邓所长看着眼前这个坚强的女人,说了句你注意安全,上车走了。蔡小菲目送着他们的车灯隐没在黑暗中,才转身上车。

    也就是在回来的路上,蔡小菲最担心的那段河堤垮了。当时她的车正在通过一个漫水桥,汹涌的洪水直接把他的车吞没了。据事后调查,因为转移工作做的到位,除了蔡小菲,并无一名群众伤亡。正应了她在会上说过的那句话:如果因为洪水有生命损失,我不希望是我们的群众。蔡小菲,一个热情似火的女人,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献给了她深爱的群众和这片土地。

    蔡小菲的车第三天下午被才打捞出来,地点在槐河下游十几公里接近县城的一个回水湾里。当时洪水已经退去,据说参与搜救的解放军官兵发现几只白鹤在水湾中心位置盘旋哀鸣,遂驾冲锋舟靠近,白鹤竟然不逃,有一只还落在船上不停地鸣叫,似乎在告诉他们什么。于是派潜水员下去,果然发现了一辆黑色的现代轿车。车打捞出水时,蔡小菲还端坐在驾驶室里,双目紧闭,神态安详,宛如生前。以至于围观的群众有人大叫道:快看,蔡书记还活着!然而,伊人已逝,早已经是香消玉殒了。蔡小菲出殡那天,天降大雨,数千名乡亲冒雨为她送行,队伍从她家所在的村里一直绵延到观音山下。县委书记尹红妹亲自为她送行,青龙的大小干部悉数到场,场面相当震撼。尹红妹悲痛欲绝,几度哭的昏死过去,由人搀扶着,坚持来到山上墓地。墓地是尹红妹为蔡小菲选定的,在观音山朝东的一个山包上,一棵巨大的香樟树下。站在这里,可以俯瞰青龙的山山水水,天气好的时候,可以清晰地看到乡政府院子里的电视塔。蔡小菲把年轻的生命奉献给了槐河这片热土,她必将于槐河的山水同在。说也奇怪,一路上大雨如瓢泼,下葬时,云开雨散,一道美丽的彩虹横贯在南北两个山头之间,宛如幻境,众人无不啧啧称奇。

    很难想象,蔡小菲是带着多少的遗憾离开了这个她热爱的世界!机场的送别果然变成了她和王梓明的生死离别,多年的预感不幸变为事实。难道冥冥之中,生死早有定数?又道是自古红颜薄命,天不相怜?王梓明每想起蔡小菲在机场笑笑地看着自己,右手在胸前轻轻挥舞的一幕,禁不住心如刀绞。那是她留给他的最后一个笑脸啊。他给尹红妹打电话,想质问她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如果是那样的话,他肯定是要立刻飞回来见她最后一面的。然而电话接通,先听到了尹红妹的哭声。电话这头的王梓明再也怨不起来了,只有报以盈眶的热泪。

    一个阴雨霏霏的下午,观音山的羊肠山道上,游人稀少。一身素装的王梓明拾级而上,脚步沉重。他没有打伞,任由细雾般的雨点沾在脸颊上,眉梢上,头发上。抬头望,观音山的山顶笼罩在一片云雾里,山上郁郁葱葱的树木时隐时现,如一副泼墨山水画。然而,此刻的王梓明没有心思欣赏这如诗如画的美景,睹物思人,他正沉浸在无边的回忆里,在回忆里重温那些和蔡小菲在一起的岁月。风决定了蒲公英的方向,而你决定了我的忧伤。想起蔡小菲曾经对他说过的这句话时,他抬手擦掉了脸颊上的雨滴。

    到半山腰处,再往北走上一条未被开发的山道,穿过两片枫树林,抬头就看见了那棵巨大的香樟树。香樟树高大的树冠,稠密的叶子在雨中绿得深沉,如一块墨绿的玉,沉淀在这崇山峻岭之间,油然而生一种肃穆。远远的,王梓明停下了脚步。看着那棵香樟树,他忽然产生了一种怯怯的感觉,好像那里正酝酿着蔡小菲的一个深梦,他怕打扰到她。说到底,他还是觉得自己愧对这个有着火一般热情的女人,尤其是当这段感情已经成了绝唱,他再也没有机会去弥补什么了。迟疑片刻,他还是拨开荆棘,慢慢走了过去,每走一步都觉得腿发软。灌木上的露水早把他的裤脚打湿了,雨水把他的头发粘在额头上,由于几天来的悲痛,他脸色苍白。

    轻轻地,他站在了蔡小菲的坟前。坟上新鲜的黄土被雨水一淋,成了一种奇怪的红色,像是暗红色的泪。蔡小菲就长眠在这里,长眠在这一g黄土下面。小蔡,我来看你了!王梓明说完这句话,泪水早就和着雨水滴落在脚下这片湿漉漉的土地上……

    八年前,他来到槐河挂职锻炼,在乡政府办公楼的楼梯上,差点和青春逼人的蔡小菲撞个满怀。那个时候,蔡小菲才20多岁,是个漂亮性感的大姑娘。王梓明完全没想到,两人之间会发生那么多的故事,会留下那么多刻骨铭心的记忆。岁月倏忽,转眼间,八年的时间过去了,这八年里,蔡小菲对他的热爱并未随着岁月的流逝消减分毫。衣带渐宽终不悔,她的青春年华是在克制和压抑中度过的,曾经的美好虽然是昙花一现,但她已经深深陷了进去,不能自拔。还有什么比默默的关怀和默默的爱更能让人为之动容呢?蔡小菲和王梓明在不经意间,互相闯进了对方的生活,闯进了对方的心扉,并且再也走不出去。这注定是一个传奇,也注定是一段没有结果的感情。王梓明曾经狠心地想过如何把这段情了结,因为他不能确定自己带给蔡小菲的,是幸福还是痛苦。现在,伊人已逝,王梓明却忽然觉得,蔡小菲必将永远活在自己心里,以前自己竟然有那种荒唐的想法,实在应该下地狱了。

    一块簇新的石碑被雨水冲刷的油亮,上面是“蔡小菲烈士之墓”几个大字。王梓明定定地站着,双眼凝望着“蔡小菲”三个字,好像又看到那张熟悉的笑脸,一双大眼睛,微微上翘的鼻子,一笑就闪现出来的贝齿。他知道,此刻,蔡小菲也在看着他,他们正在用心灵进行对话,一场有关爱情,有关生死,有关现在与未来的对话。绵绵细雨打湿了他们内心的语言,郁郁青山见证着每一句刻骨的话语。

    上次在观音山上,蔡小菲曾经对王梓明说过,如果有一天她先他而去,她并不会真的离开这个世界,而是化作一棵树,扎根在这深山里,和万物一起,共享这阳光雨露,共担这风雨冰雪。现在,她的心愿实现了吗?王梓明刚想到这里,忽然听到啾啾的鸟鸣声。抬头去看,一只五彩的小鸟正站在香樟树的枝头,两只圆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这是只什么鸟呢?羽毛的颜

    色非常奇异,王梓明从来没有见过。他向着它走了一步,它歪着小脑袋看他,又啾啾地叫了两声。一阵山风吹过,香樟树的叶子沙沙地响了起来,王梓明被冷风一吹,打了个寒噤。冥冥中他忽然来了灵感,仰脸向着小鸟说,小蔡,是你吗?小鸟没有回答,只是用嘴巴理了理华丽的羽毛。王梓明向它伸出手去,那小精灵却清脆地叫了一声,展翅飞走了,一直飞向那云天相接的地方去了。王梓明颓然地坐了下来,坐在蔡小菲的坟旁,不管地上的泥水。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是和蔡小菲一起坐在水库边的沙滩上,两人一起仰脸看星星。蔡小菲故意装作不知道牛郎织女星的位置,让王梓明一遍一遍地指给她看。

    山下传来一声悠长的牛哞,在不知不觉中,暮色已经四合了。这个下午,王梓明和蔡小菲说了很多的话,很多他以前没有说出来的话。他听到了蔡小菲甜甜的声音:梓明哥,你知道我一直在等你说这些话给我吗?不过今天也不晚,我已经很满足啦。

    王梓明站起来,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小巧的盒子,打开了。一瓶精致的法国香水,香味很淡,是蔡小菲常用的那种香型。王梓明慢慢打开盖子,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然后洒在了坟前。一种清香弥漫开来,王梓明在这种清香中闭上眼睛,他体会到了蔡小菲身上那熟悉的气息。他再掏出一条火红的丝巾来,系在了香樟树朝着坟头的树枝上。小蔡,你安息吧,我还会来看你的。王梓明挥手和蔡小菲作别,然后一步一回头地向山下走。到了山脚下,似乎还能看到香樟树上那一抹火红。

    图画在蔡小菲的先进事迹报告会上,声音几度哽咽。几天前,她还和这个漂亮精干的女干部一起走在槐河大堤上,还说过“你干事,我放心”的话。现在,蔡小菲用自己的生命,为她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蔡小菲的事迹传到省里,省委书记邓锦江亲自批示:“号召全省党员干部,向蔡小菲同志学习”。紧接着,整个江南省以“亲民、为民,走群众路线”为主题,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学习实践活动。青龙县成立了一个报告团,在全省各地累计做了二十几场报告,每场报告都赢来了无数的泪水和掌声。蔡小菲的事迹还惊动了中央电视台,北京来了两个记者,深入到槐河的乡村进行了采访,随后播出了一期专题节目,蔡小菲被称为“最美基层女干部”。

    王梓明所在的建委当然也组织了学习活动,但作为一把手的他,很少发言,很少讲话。他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除了他自己,也许没有人能体会他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蔡小菲生前似乎是在不经意间对他说过的那些话,此刻都在他耳旁萦绕着,挥之不去。这些天来,他明显憔悴了,他不知道自己需要多久才能忘掉这浓浓的忧伤。

    学习活动持续了一个多月,万川的官场又恢复了惯有的节奏。街头那些学习蔡小菲的标语已经斑驳了,新的槐河乡党委书记早已经上任,一切都在继续,并没有为蔡小菲的离去停下脚步。王梓明回老家路过乡政府时,看到乡政府的旧大门已经被拆掉了,一座雄伟的大门门楼正在修建之中。虽然他极不情愿,但有关槐河的记忆,在岁月的长河里正渐渐淡去。

本文网址:https://www.wbbra.com/xs/1/1012/27074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wbbra.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